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文 > 经部 >

《左传·成公·成公九年》原文/译文

更新时间:2016-12-22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左丘明
  原文 
  
  【经】九年春王正月,杞伯来逆叔姬之丧以归。公会晋侯、齐侯、宋公、卫侯、郑伯、曹伯、莒子、杞伯,同盟于蒲。公至自会。二月伯姬归于宋。夏,季孙行父如宋致女。晋人来媵。秋七月丙子,齐侯无野卒。晋人执郑伯。晋栾书帅师伐郑。冬十有一月,葬齐顷公。楚公子婴齐帅师伐莒。庚申,莒溃。楚人入郓。秦人、白狄伐晋。郑人围许。城中城。
  
  【传】九年春,杞桓公来逆叔姬之丧,请之也。杞叔姬卒,为杞故也。逆叔姬,为我也。
  
  为归汶阳之田故,诸侯贰于晋。晋人惧,会于蒲,以寻马陵之盟。季文子谓范文子曰:「德则不竞,寻盟何为?」范文子曰:「勤以抚之,宽以待之,坚强以御之,明神以要之,柔服而伐贰,德之次也。」是行也,将始会吴,吴人不至。
  
  二月,伯姬归于宋。
  
  楚人以重赂求郑,郑伯会楚公子成于邓。
  
  夏,季文子如宋致女,覆命,公享之。赋《韩奕》之五章,穆姜出于房,再拜,曰:「大夫勤辱,不忘先君以及嗣君,施及未亡人。先君犹有望也!敢拜大夫之重勤。」又赋《绿衣》之卒章而入。
  
  晋人来媵,礼也。
  
  秋,郑伯如晋。晋人讨其贰于楚也,执诸铜鞮。
  
  栾书伐郑,郑人使伯蠲行成,晋人杀之,非礼也。兵交,使在其间可也。楚子重侵陈以救郑。
  
  晋侯观于军府,见钟仪,问之曰:「南冠而絷者,谁也?」有司对曰:「郑人所献楚囚也。」使税之,召而吊之。再拜稽首。问其族,对曰:「泠人也。」公曰:「能乐乎?」对曰:「先父之职官也,敢有二事?」使与之琴,操南音。公曰:「君王何如?」对曰:「非小人之所得知也。」固问之,对曰:「其为大子也,师保奉之,以朝于婴齐而夕于侧也。不知其他。」公语范文子,文子曰:「楚囚,君子也。言称先职,不背本也。乐操土风,不忘旧也。称大子,抑无私也。名其二卿,尊君也。不背本,仁也。不忘旧,信也。无私,忠也。尊君。敏也。仁以接事,信以守之,忠以成之,敏以行之。事虽大,必济。君盍归之,使合晋、楚之成。」公从之,重为之礼,使归求成。
  
  冬十一月,楚子重自陈伐莒,围渠丘。渠丘城恶,众溃,奔莒。戊申,楚入渠丘。莒人囚楚公子平,楚人曰:「勿杀!吾归而俘。」莒人杀之。楚师围莒。莒城亦恶,庚申,莒溃。楚遂入郓,莒无备故也。
  
  君子曰:「恃陋而不备,罪之大者也;备豫不虞,善之大者也。莒恃其陋,而不修城郭,浃辰之间,而楚克其三都,无备也夫!《诗》曰:『虽有丝、麻,无弃菅、蒯;虽有姬、姜,无弃蕉萃。凡百君子,莫不代匮。』言备之不可以已也。」
  
  秦人、白狄伐晋,诸侯贰故也。
  
  郑人围许,示晋不急君也。是则公孙申谋之,曰:「我出师以围许,为将改立君者,而纾晋使,晋必归君。」
  
  城中城,书,时也。
  
  十二月,楚子使公子辰如晋,报钟仪之使,请修好结成。
    
  
  译文

  九年春季,杞桓公来鲁国迎接叔姬的灵柩,这是由于鲁国的请求。杞叔姬的死,是由于被杞国遗弃的缘故。迎接叔姬的灵柩,是为了我国的颜面。
  
  由于晋国让鲁国把汶阳的土田归还给齐国的缘故,诸侯对晋国有了二心。晋国人畏惧,在蒲地和诸侯会见,重温马陵的盟会。鲁大夫季文子对晋大夫范文子说:“晋国德行已经不强,重温旧盟做什么?”范文子说:“用勤勉来安抚诸侯,用宽厚来对待诸侯,用坚强来驾御诸侯,用盟誓来约束诸侯,笼络顺服的而讨伐有二心的,这也是次等的德行了。”晋国召集的这一次会议,是首次邀请吴国,吴国人没有来。
  
  二月,伯姬出嫁到宋国。
  
  楚国人用很重的礼物求取郑国,郑成公和楚国公子成在邓地相会。
  
  夏季,季文子去到宋国慰问伯姬,回国复命,鲁成公设宴招待他。季文子赋《韩弈》的第五章。穆姜从房里出来,两次下拜,说:“大夫辛勤,不忘记先君以及于嗣君,延及于未亡人,先君也是这样来期望您的。谨拜谢大夫加倍的辛勤。”穆姜又赋《绿衣》的最后一章然后才进去。
  
  晋国人来鲁国送女陪嫁,这是合于礼的。
  
  秋季,郑成公去到晋国,晋国人为了惩罚他倾向楚国,在铜鞮逮住了他。
  
  晋将栾书率兵进攻郑国,郑国人派遣伯蠲求和,晋国人杀死了伯蠲,这是不合于礼的。两国交兵,使者可以来往两国之间。
  
  楚国的子重入侵陈国以救郑国。
  
  晋景公视察军用仓库,见到钟仪,问人说:“戴着南方的帽子而被囚禁的人是谁?”官吏回答说:“是郑国人所献的楚国俘虏。”晋景公让人把他释放出来,召见并且慰问他。钟仪再拜,叩头。晋景公问他在楚国的族人,他回答说:“是乐人。”晋景公说:“能够奏乐吗?”钟仪回答说:“这是先人的职责,岂敢从事于其他工作呢?”晋景公命令把琴给钟仪,他弹奏的是南方乐调。晋景公说:“你们的君王怎样?”钟仪回答说:“这不是小人能知道的。”晋景公再三问他,他回答说:“当他做太子的时候,师保奉事着他,每天早晨向婴齐请教,晚上向侧去请教。我不知道别的事。”晋景公把这些告诉了范文子。文子说:“这个楚囚,是君子啊。说话中举出先人的职官,这是不忘记根本;奏乐奏家乡的乐调,这是不忘记故旧;举出楚君做太子时候的事,这是没有私心;称二卿的名字,这是尊崇君王。不背弃根本,这是仁;不忘记故旧,这是守信;没有私心,这是忠诚;尊崇君王,这是敏达。用仁来办理事情,用信来守护,用忠来成就,用敏来执行。事情虽然大,必然会成功。君王何不放他回去,让他结成晋、楚的友好。”晋景公听从了,对钟仪重加礼遇,让他回国去替晋国求和。
  
  冬季,十一月,楚国子重从陈国进攻莒国,包围了渠丘。渠丘城池破败,大众溃散而逃亡到莒城。初五日,楚国进入渠丘。莒国人抓住了楚国的公子平。楚国人说:“不要杀他,我们归还你们俘虏。”莒国人杀了公子平,楚国的军队包围了莒城。莒城的城墙也不好,十七日,莒国溃败。楚军就进入郓城,这是由于莒国没有防备的缘故。

精彩专题

猜你喜欢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