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文 > 子部 >

《天工开物·中篇·陶埏》全文/译文/注释

更新时间:2017-01-03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宋应星

  【原文】

  宋子曰:水火既济而土合②。万室之国,日勤千人而不足③,民用亦繁矣哉。上栋下室以避风雨,而瓴建④焉。王公设险以守其国,而城垣雉堞⑤,寇来不可上矣。泥瓮坚而醴酒欲清,瓦登⑥洁而醯醢⑦以荐。商周之际,俎豆⑧以木为之,毋亦质重之思耶⑨。后世方土效灵,人工表异,陶成雅器,有素肌、玉骨⑩之象焉。掩映几筵,文明可掬,岂终固哉?

  【注释】

  ①陶埏:《老子》:“埏填以为器。”《荀子·性恶》:“夫陶人埏埴而生瓦,然则瓦埴岂陶人之性也哉。”陶:制瓦器。埏:以水和泥。

  ②水火既济而土合:《易·既济》:“水在火上,既济。”此处活用为,经过水和火的交互作用,黏土便凝固而成器了。

  ③万室之国,日勤千人而不足:《孟子·告子下》:“万室之国一人陶,则可乎?”此变一人为千人,乃不仅言陶事也。大意谓:万户之国,各方面的事务很繁多,就是每天有一千个人在忙碌,也仍然不够用。

  ④瓴建: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:“譬犹居高屋之上建瓴水也。”瓴:本指盛水瓦器,此处指瓦。

  ⑤雉堞(dié):即女儿墙,城墙上远望呈锯齿状的小墙。

  ⑥瓦登:瓦做的登。登:高脚器皿。盛食物做祭祀神鬼时用。

  ⑦醯醢(xī hǎi):醯:即醋;醢:肉鱼所做的酱。此泛指祭祀时所用的调料和食物。

  ⑧俎(zǔ)豆:盛食物的豆。豆:亦高脚器皿。

  ⑨毋亦质重之思耶:莫非是考虑到其质地之重厚。

  ⑩素肌、玉骨:此形容瓷器之洁白。

  文明可掬,岂终固哉:可掬:多得可以用手来捧。此言文明是不断进步的,旧的观念岂是可以永远固守的。意指瓷器之代替木器。

  【译文】

  宋先生说:水与火都成功而协调地起到了作用,泥土就能牢固地结合成为陶器和瓷器了。在上万户的城镇里,每天都有成千人在辛勤地制作陶器却还是供不应求,可见民间日用陶瓷的需求量是真够多的了。修建大的小的房屋来避风雨,这就要用到砖瓦。王公为了设置险阻以防守邦国,就要用砖来建造城墙和护身矮墙,使敌人攻不上来。泥瓮坚固,能使甜酒保持清彻;瓦器清洁,好用来盛装用于献祭的醋和肉酱。商周时代,礼器是用木制造的,无非是重视质朴庄重的意思罢了。后来,各个地方都发现了不同特点的陶土和瓷土,人工又创造出各种技巧奇艺,制成了优美洁雅的陶瓷器皿,有的像绢似的白如肌肤,有的质地光滑如玉石。摆设在桌子、茶几或宴席上交相辉映,所显现的色泽文雅十分美观,让人爱不释手,难道这仅仅是因为它们坚固耐用吗?
 

  瓦

  【原文】

  凡埏泥①造瓦,掘地二尺余,择取无沙粘土而为之。百里之内必产合用土色,供人居室之用。凡民居瓦形皆四合分片。先以圆桶为模骨,外画四条界。调践熟泥②,叠成高长方条。然后用铁线弦弓,线上空三分,以尺限定,向泥不平戛一片,似揭纸而起,周包圆桶之上。待其稍干,脱模而出,自然裂为四片。凡瓦大小古无定式,大者纵横八九寸,小者缩十之三。室宇合沟中,则必需其最大者,名曰沟瓦,能承受淫雨不溢漏也。

  凡坯既成,干燥之后,则堆积窑中燃薪举火。或一昼夜或二昼夜,视窑中多少为熄火久暂。浇水转釉(音右),与造砖同法。其垂于檐端者有滴水,下于脊沿者有云瓦,瓦掩覆脊者有抱同,镇脊两头者有鸟兽诸形象。皆人工逐一做成,载于窑内受水火而成器则一也。

  若皇家宫殿所用,大异于是。其制为琉璃瓦者,或为板片,或为宛筒。以圆竹与斫木为模逐片成造,其土必取于太平府③(舟运三千里方达京师,掺沙之伪,雇役、掳船之扰,害不可极。即承天皇陵亦取于此,无人议正)造成,先装入琉璃窑内,每柴五千斤烧瓦百片。取出,成色以无名异④、棕榈毛等煎汁涂染成绿黛,赭石、松香、蒲草等涂染成黄。再入别窑,减杀薪火,逼成琉璃宝色。外省亲王殿与仙佛宫观间亦为之,但色料各有配合,采取不必尽同,民居则有禁也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埏泥:以水和泥。

  ②调践熟泥:用脚和熟陶泥。

  ③太平府:今安徽当涂。

  ④无名异:一种矿土,可做釉料。

  【译文】

  凡是和泥制造瓦片,需要掘地两尺多深,从中选择不含沙子的黏土来造。方圆百里之中,一定会有适合制造瓦片所用的黏土。民房所用的瓦是四片合在一起而成型的。先用圆桶做一个模型,圆桶外壁划出四条界,把黏土踩和成熟泥,并将它堆成一定厚度的长方形泥墩。然后用一个铁线制成的弦弓向泥墩平拉,割出一片三分厚的陶泥,像揭纸张那样把它揭起来,将这块泥片包紧在圆桶的外壁上。等它稍干一些以后,将模子脱离出来,就会自然裂成四片瓦坯了。瓦的大小并没有一定的规格,大的长宽达八九寸,小的则缩小十分之三。屋顶上的水槽,必须要用被称为“沟瓦”的那种最大的瓦片,才能承受连续持久的大雨而不会溢漏。

  瓦坯造成并干燥之后,堆砌在窑内,就用柴火烧。有的烧一昼夜,也有的烧两昼夜,这要看瓦窑里瓦坯的具体数量来定。停火后,马上在窑顶浇水使瓦片呈现出蓝黑色的光泽,方法跟烧青砖是一样的。垂在檐端的瓦叫做“滴水”瓦,用在屋脊两边的瓦叫做“云瓦”,覆盖屋脊的瓦叫做“抱同”瓦,装饰屋脊两头的各种陶鸟陶兽,都是人工一片一片逐渐做成后放进窑里烧成,所用的水和火与普通瓦一样。

  至于皇家宫殿所用的瓦的制作方法,就大不相同了。例如琉璃瓦,有的是板片形的,也有的是半圆筒形的,都是用圆竹筒或木块做模型而逐片制成的。所用的黏土指定要从安徽太平府运来(用船运三千里才到达京都,有掺沙的,也有强雇民工、抢船承运的,害处非常大。甚至承天皇陵也要用这种土,但是没有人敢提议来纠正)。瓦坯造成后,装入琉璃窑内,每烧一百片瓦要用五千斤柴。烧成功后取出来涂上釉色,用无名异和棕榈毛汁涂成绿色或青黑色,或者用赭石、松香及蒲草等涂成黄色。然后再装入另一窑中,用较低窑温烧成带有琉璃光泽的漂亮色彩。京都以外的亲王宫殿和寺观庙宇,也有用琉璃瓦的,各地都有它自己的色釉配方,制作方法不一定都相同,一般的民房则禁止用这种琉璃瓦。
 

  砖

  【原文】

  凡埏泥造砖,亦掘地验辨土色,或蓝或白,或红或黄(闽、广多红泥,蓝者名善泥,江浙居多),皆以粘而不散、粉而不沙者为上。汲水滋土,人逐数牛错趾①,踏成稠泥,然后填满木框之中,铁线弓戛平其面,而成坯形。

  凡郡邑城雉、民居垣墙所用者,有眠砖、侧砖两色。眠砖方长条,砌城郭与民人饶富家,不惜工费直垒而上。民居算计②者,则一眠之上施侧砖一路,填土砾其中以实之,盖省啬之义也。凡墙砖而外,甃地③者名曰方墁砖。榱桷④用以承瓦者曰楻板砖。圆鞠⑤小桥梁与圭门与窀穸⑥墓穴者曰刀砖,又曰鞠砖。凡刀砖削狭一偏面,相靠挤紧,上砌成圆,车马践压不能损陷。

  造方墁砖,泥入方框中,平板盖面,两人足立其上,研转而坚固之,烧成效用。石工磨斫四沿,然后瓷地。刀砖之直视墙砖稍溢一分,楻板砖则积十以当墙砖之一,方墁砖则一以敌墙砖之十也。

  凡砖成坯之后,装入窑中,所装百钧⑦则火力一昼夜,二百钧则倍时而足。凡烧砖有柴薪窑,有煤炭窑。用薪者出火成青黑色,用煤者出火成白色。凡柴薪窑巅上偏侧凿三孔以出烟,火足止薪之候⑧,泥固塞其孔,然后使水转釉。凡火候少一两则釉色不光;少三两,则名嫩火砖,本色杂现,他日经霜冒雪,则立成解散,仍还土质。火候多一两则砖面有裂纹。多三两则砖形缩小拆裂,屈曲不伸,击之如碎铁然,不适于用。巧用者以之埋藏土内为墙脚,则亦有砖之用也。凡观火候,从窑门透视内壁,土受火精,形神摇荡,若金银熔化之极然,陶长⑨辨之。

  凡转釉之法,窑巅作一平田样,四围稍弦起,灌水其上。砖瓦百钧用水四十石⑩。水神透入土膜之下,与火意相感而成。水火既济,其质千秋矣。若煤炭窑视柴窑深欲倍之,其上圆鞠渐小,并不封顶。其内以煤造成尺五径阔饼,每煤一层,隔砖一层,苇薪垫地发火。

  若皇居所用砖,其大者厂在临清,工部分司主之。初名色有副砖、券砖、平身砖、望板砖、斧刃砖、方砖之类,后革去半。运至京师,每漕舫搭四十块,民舟半之。又细料方砖以瓷正殿者,则由苏州造解。其琉璃砖色料已载《瓦》款。取薪台基厂,烧由黑窑云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错趾:足迹相错。

  ②算计:考虑节省工本。

  ③甃(zhòu)地:以砖铺地。

  ④榱桷(cuī jué):屋顶椽子。

  ⑤圆鞠:即今之券拱。

  ⑥窀穸(zhūn xī):即墓穴。

  ⑦百钧:三十斤为一钧。百钧则为三千斤。

  ⑧火足止薪之候:火候已足,停止添柴之时。

  ⑨陶长:掌管砖窑的头目。

  ⑩石:十斗一石之石。

  其质千秋:其材质可千秋不败。

  临清:在今山东。

  革去半:裁减掉一半。

  漕舫:运粮的漕船。下言“搭”,即搭载、捎脚。

  造解:制造解运。

  取薪台基厂,烧由黑窑:台基厂、黑窑厂都在北京,专为皇家建筑用料之场。

  【译文】

  炼泥造砖,也要挖取地下的黏土,对泥土的成色加以鉴别,黏土一般有蓝、白、红、黄几种土色(福建和广东多红泥,江苏和浙江较多一种名叫“善泥”的蓝色土),以黏而不散,土质细而没有沙的最为适宜。先要浇水用于浸润泥土,再赶几头牛去践踏,踩成稠泥。然后把稠泥填满木模子,用铁线弓削平表面,脱下模子就成砖坯了。

  建筑各郡县的城墙和民房的院墙所用的砖中,有“眠砖”和“侧砖”两种。眠砖是卧着铺砌的,郡县的城墙和有钱人家的墙壁,不惜工本,全部用眠砖一块一块叠砌上去。会精打细算的居民为了节省,在一层眠砖上面砌两条侧砖,中间再用泥土和沙石瓦砾之类填满。除了墙砖以外,还有其他的砖:铺砌地面用的叫做方墁砖,屋椽和屋桷斜枋上用来承瓦的叫做楻板砖,砌小拱桥、拱门和墓穴用的砖叫做刀砖,或者又叫做鞠砖。刀砖用的时候要削窄一边,紧密排列,砌成圆拱形,即便有车马践压也不会损坏坍塌。

  造方墁砖的方法是,将泥放进木方框中,上面铺上一块平板,两个人站在平板上面踩,把泥压实。烧成后由石匠先磨削方砖的四周而成斜面,然后就可以用来铺砌地面。刀砖的价钱要比墙砖稍贵一些,楻板砖只值墙砖的十分之一,而方墁砖则还要比墙砖贵十倍。

  砖坯做好后就可以装窑烧制了。每装三千斤砖要烧一个昼夜,装六千斤则要烧上两昼夜才能够火候。烧砖有的用柴薪窑,有的用煤炭窑。用柴烧成的砖呈青灰色,而用煤烧成的砖呈浅白色。柴薪窑顶上偏侧凿有三个孔用来出烟,当火候已足而不需要再烧柴时,就用泥封住出烟孔,然后在窑顶浇水使砖变成青灰色。烧砖时,如果火力缺少一成的话,砖就会没有光泽;火力缺少三成的话,就会烧成嫩火砖,现出坯土的原色,日后经过霜雪风雨侵蚀,就会立即松散而重新变回泥土。如果过火一成,砖面就会出现裂纹;过火三成,砖块就会缩小拆裂、弯曲不直而一敲就碎,如同一堆烂铁,就不再适于砌墙了。有些会使用材料的人把它埋在地里做墙脚,这也还算是起到了砖的作用。烧窑时要注意从窑门往里面观察火候,砖坯受到高温的作用,看起来好像有点晃荡,就像金银完全熔化时的样子,这要靠老师傅的经验来辨认掌握。

  使砖变成青灰色的方法,是在窑顶堆砌一个平台,平台四周应该稍高一点,在上面灌水。每烧三千斤砖瓦要灌水四十担。窑顶的水从窑壁的土层渗透下来,与窑内的火相互作用。借助水火的配合作用,就可以形成坚实耐用的砖块了。煤炭窑要比柴薪窑深一倍,顶上圆拱逐渐缩小,而不用封顶。窑里面堆放直径约一尺五寸的煤饼,每放一层煤饼,就添放一层砖坯,最下层垫上芦苇或者柴草以便引火烧窑。

  皇宫里所用的砖,大厂设在山东临清县,由工部设立主管砖块烧制的专门机构。最初定的砖名有副砖、券砖、平身砖、望板砖、斧刃砖及方砖等名目,后来有一半左右被废除了。要将这些砖运到京都,按规定每只运粮船要搭运四十块,民船可以减半。用来砌皇宫正殿的细料方砖,是在苏州烧成后再运到京都的。至于琉璃砖和釉料已在《瓦》那一节中详细记述了,据说它用的是“台基厂”的柴草并在黑窑中烧制而成的。
 

  罂瓮

  【原文】

  凡陶家为缶属①,其类百千。大者缸瓮,中者钵盂,小者瓶罐,款制各从方土,悉数之不能。造此者必为圆而不方之器。试土寻泥之后,仍制陶车旋盘。工夫精熟者视器大小掐泥,不甚增多少②,两人扶泥旋转,一捏而就。其朝廷所用龙凤缸(窑在真定曲阳与扬州仪真③)与南直④花缸,则厚积其泥⑤,以俟雕镂,作法全不相同,故其值或百倍或五十倍也。

  凡罂缶有耳嘴者皆另为合上,以釉水涂粘。陶器皆有底,无底者则陕以西⑥炊甑用瓦不用木也。凡诸陶器精者中外皆过釉,粗者或釉其半体。惟沙盆齿钵之类,其中不釉,存其粗涩,以受研擂之功。沙锅沙罐不釉,利于透火性以熟烹也。

  凡釉质料随地而生,江、浙、闽、广用者蕨蓝草一味。其草乃居民供灶之薪,长不过三尺,枝叶似杉木,勒而不棘人(其名数十,各地不同)。陶家取来燃灰,布袋灌水澄滤,去其粗者,取其绝细。每灰二碗掺以红土泥水一碗,搅令极匀,蘸涂坯上,烧出自成光色。北方未详用何物。苏州黄罐釉亦别有料。惟上用龙凤器则仍用松香与无名异也。

  凡瓶窑烧小器,缸窑烧大器。山西、浙江省分缸窑、瓶窑,余省则合一处为之。凡造敞口缸,旋成两截,接合处以木椎内外打紧,匝口⑦坛瓮亦两截,接合不便用椎,预于别窑烧成瓦圈,如金刚圈形,托印其内,外以木椎打紧,土性自合。

  凡缸、瓶窑不于平地,必于斜阜山冈之上,延长者或二三十丈,短者亦十余丈,连接为数十窑,皆一窑高一级。盖依傍山势,所以驱流水湿滋之患,而火气又循级透上。其数十方成窑者,其中若无重值物⑧,合并众力众资而为之也。其窑鞠⑨成之后,上铺覆以绝细土,厚三寸许。窑隔五尺许则透烟窗,窑门两边相向而开。装物以至小器,装载头一低窑,绝大缸瓮装在最末尾高窑。发火先从头一低窑起,两人对面交看火色。大抵陶器一百三十斤费薪百斤。火候足时,掩闭其门,然后次发第二火,以次结竟至尾云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缶属:罐状器皿。

  ②不甚增多少:比器皿所用稍多一些。

  ③真定曲阳与扬州仪真:今河北曲阳县,旧属真定府;江苏仪征,旧属扬州府。

  ④南直:南直隶,即今江苏省。

  ⑤厚积其泥:其器之外壁多用陶泥加厚。

  ⑥陕以西:陕县以西,即今之陕西省地。

  ⑦匝口:口部内缩。

  ⑧重值物:贵重物品。

  ⑨鞠:券造。

  【译文】

  陶坊制造的缶,种类很多。较大的有缸瓮,中等的有钵盂,小的有瓶罐。各地的式样都不太一样,难以一一列举。这类陶器,都是造成圆形的而不是方形的。通过实验找到适宜的陶土之后,还要制造陶车和旋盘。技术熟练的人按照将要制造的陶器的大小而取泥,放上旋盘,数量正好而不用增添多少。扶泥和旋转陶车要两人配合,用手一捏而成。朝廷所用的龙凤缸(窑设在河北省的真定和曲阳以及江苏省的仪真)和南直隶的花缸,要造得厚一些,以便于在上面雕镂刻花,这种缸的做法跟一般缸的制法完全不同,价钱也要贵五十倍到一百倍。

  罂缶有嘴和耳,都是另外沾釉水粘上去的。陶器都有底,没有底的只有陕西以西地区蒸饭用的甑子。它是用陶土烧成的而不是用木料制成的。精制的陶器,里外都会上釉,粗制的陶器,有的只是下半体上釉。至于沙盆和齿钵之类,里面也不上釉,使内壁保持粗涩,以便于研磨。沙煲和瓦罐不上釉,以利于传热煮食。

  制造陶釉的原料到处都有,江苏、浙江、福建和广东用的是一种蕨蓝草。它原是居民所用的柴草,不过三尺长,枝叶像杉树,捆缚它不感到棘手(这种草有几十个名称,各地的叫法也不相同)。陶坊把蕨蓝草烧成灰,装进布袋里,然后灌水过滤,除去粗的而只取其极细的灰末。每两碗灰末,掺一碗红泥水,搅匀,就变成了釉料,将它蘸涂到坯上,烧成后自然就会出现光泽。不了解北方用的是什么釉料。苏州黄罐釉用的是别的原料。供朝廷用的龙凤器却仍然用松香和无名异作为釉料。

  瓶窑用来烧制小件的陶器,缸窑用来烧制大件的陶器。山西、浙江两省的缸窑和瓶窑是分开的,其他各省的缸窑和瓶窑则是合在一起的。制造大口的缸,要先转动陶车分别制成上下两截然后再接合起来,接合处用木槌内外打紧。制造小口的坛瓮也是由上下两截接合成的,只是里面不便槌打,便预先烧制一个像金刚圈那样的瓦圈承托内壁,外面用木槌打紧,两截泥坯就会自然地黏合在一起了。

  缸窑和瓶窑都不是建在平地上,而是必须建在山冈的斜坡上,长的窑有二三十丈,短的窑也有十多丈,几十个窑连接在一起,一个窑比一个窑高。这样依傍山势,既可以避免积水,又可以使火力逐级向上渗透。几十个窑连接起来所烧成的陶器,其中虽然没有什么昂贵的东西,但也是需要好多人合资合力才能做到的。窑顶的圆拱砌成之后,上面要铺一层约三寸厚的细土。窑顶每隔五尺多开一个透烟窗,窑门是在两侧相向而开的。最小的陶件装入最低的窑,最大的缸瓮则装在最高的窑。烧窑是从最低的窑烧起,两个人面对面观察火色。大概陶器一百三十斤,需要用柴一百斤。当第一窑火候足够之时,关闭窑门,再烧第二窑,就这样逐窑烧直到最高的窑为止。

精彩专题

猜你喜欢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