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 古词 > 宋词 >

汉宫春·潇洒江梅

更新时间:2016-10-25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李邴
简介:

《汉宫春·潇洒江梅》由李邴创作,被选入《宋词三百首》。这是一首咏梅词,寄托官场失意、故人之思。上阕写梅的姿态、处境,下阕开头三句,由玉堂不似茅舍疏篱得有梅花欣赏,表达了对民间的问侯,表达自己顺其自然的心情和人生价值取向。“伤心”二句怀念朋友。结尾三句,赞梅自甘寂寞,洁身自好。其实这正是词人自身精神和人格的写照。


  《汉宫春·潇洒江梅①》
 
  潇洒江梅,向竹梢疏处②,横两三枝。东君也不爱惜③,雪压霜欺。无情燕子,怕春寒、轻失花期。却是有、年年塞雁④,归来曾见开时。
 
  清浅小溪如练⑤,问玉堂何似⑥,茅舍疏篱?伤心故人去后,冷落新诗。微云淡月,对江天、分付他谁?空自忆、清香未减,风流不在人知。
注释
  ①汉宫春:张先此调咏梅,有“透新春消息”,“汉家宫额涂黄”句,调名来于此。
 
  ②向竹梢二句:苏轼《和秦太虚梅花》诗:“江头千树春欲闇,竹外一枝斜更好。”此处化用其意。
 
  ③东君:司春之神。
 
  ④塞雁:边塞之雁。雁是候鸟,秋季南来,春季北去。
 
  ⑤清浅:林逋《山园小梅》:“疏影横斜水清浅”。
 
  ⑥玉堂:指豪家的宅第。古乐府《相逢行古辞》:“黄金为君门,白玉为君堂。”
翻译
  江边的梅树俊逸、清雅,向着稀疏的竹梢,横斜着两三枝梅花。春神也不懂将它爱惜,听凭冰雪寒霜将它欺压。那无情的燕子,也害怕早春寒气,总轻易地误了江梅绽开的花期。却只有年年往返关塞的大雁,归来时曾见到梅花开得艳逸。
 
  清浅的小溪像一条白练,问那金玉辉煌的豪门厅堂哪里像,这稀疏篱笆围绕的抒舍草堂?故人离去后令我心伤,歌咏梅花的新诗被冷落一旁。稀薄的云影,淡淡的月光隐约迷离。面对此景此情,我的孤高芳洁又都是为了谁?但那高洁的江梅,依旧倚风自笑,并未减淡她的清香,因为风流高逸是自身的品质。
赏析
  这是一首咏梅之词,逢梅起兴,借梅喻友言志,开拓了咏梅词的新意境。全词通过环境的渲染,突出表现了梅这一中心意象,词情随着状摹梅花的形神之美而起伏跌宕,情挚意真,深微细腻,为咏梅词的上乘之作。许昂霄评曰:“圆美流转,何减美成”(《词综偶评》)。确是的评。本词一说为晁冲之作。陈振孙、胡仔认为是晁冲之作,王明清认为是李汉老(即李邴)所作。而且写作背景说法也不一。此处不对此作详细考论,只就作品进行评析。词的上片写梅之丰神。潇汪出尘,冲寒而放。任雪压霜欺、东君不惜、燕子不来,独甘与疏竹、塞雁为伴。词的下片写梅之品格。宁居茅舍疏篱,不居金门玉堂,是自甘贫贱。自林和靖去后,新诗冷落,而清香未减,不求人知,是自甘淡泊。咏梅哪此,可称佳作。则正是表现梅花耐寒冷、耐苦闷,耐寂寞、耐幽独的品格。任雪压霜欺、东君不惜、燕子不来,独甘与疏竹、塞雁为伴。词的下片写梅之品格。宁居茅舍疏篱,不居金门玉堂,是自甘贫贱。自林和靖去后,新诗冷落,而清香未减,不求人知,是自甘淡泊。咏梅哪此,可称佳作。几句词思路活泼而任笔挥洒,“燕雁与梅不相关、故见笔力”(《独醒杂志》卷四)。下片前三句进一步描绘梅生活环境的清幽。唐代薛维翰《春女怨》诗云:“白玉堂前一树梅,今朝忽见数花开。几家门户重重闭,春色因何入得来?”本词玉堂所用即此意,意谓梅在野外自在潇洒,不受拘束,比在白玉堂前面受人冷落强得多。亦自慰之词。“伤心故人去后,零落新诗”五句写梅知已渐少的怨艾,为结尾几句蓄势,先提顿,结尾几句将梅拟人,自然芳香,并不求人知的孤芳自赏,高洁淡寞的品格。这正是中国古代许多文人志士宝贵品格的象征,将梅的神韵表现得极为充分。确是一篇值得品味玩索的咏梅佳什。可与林逋的《山园小梅》并美同辉。本词咏物,写景清丽,抒情婉曲。

精彩专题

更多相关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