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 古词 > 唐词 >

渔父词五首

更新时间:2016-10-25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张志和
  
  导读
  《渔父》原为渔歌,又名《渔歌子》、《渔父乐》,本为唐教坊曲,张志和用为词调,借以描写渔隐之乐,表现其不与世俗同流的高洁情怀。
  原文
  其一:西塞山[①]前白鹭飞,桃花[②]流水鳜鱼[③]肥。青箬笠[④],绿蓑衣[⑤],斜风细雨不须归。
  这里的西塞山指湖州磁湖镇之道士矶(见徐釚[⑥]《词苑从谈》卷一引《西吴记》)。一二两句既交代了地点,也写出早春二月特定季节的景物。在西塞山前的江面上,白鹭来回飞翔,山上、岸边桃花盛开之日,正是春汛水涨之时。桃花映红了江水,飘落的花瓣似在豆引那些正在嬉戏的鳜鱼与之追遂。“桃花”二字,指盛开的桃花,亦谓春令所特有之桃花水。江南水乡多雨,故春水盛涨,鳜鱼肥美。接下去三句写在江边端坐着一位头戴笠帽、身穿蓑衣的渔翁,正在垂钓,柔和的斜风细雨拍打着他,似在与之作伴。三四两句子对偶工致,不直写渔翁,而以箬笠与蓑衣指代,渔翁的背影宛然可见。这渔翁难道不就是诗人吗,他的钓竿上恐怕并无鱼饵,只不过借垂钓坐赏这美好的风光,神驰心醉于水乡春景而已。
  此词在秀丽的水乡风光和理想化的渔人生活中,寄托了作者爱自由、爱自然的情怀。
  词中更吸引我们的不是一蓑风雨,从容自适的渔父,而是江乡二月桃花汛期间春江水涨、烟雨迷蒙的图景。雨中青山,江上渔舟,天空白鹭,两岸红桃,色泽鲜明但又显得柔和,气氛宁静但又充满活力。而这既体现了作者的艺术匠心,也反映了他高远、冲澹、悠然脱俗的意趣。此词吟成后,不仅一时唱和者甚众,而且还流播海外,为东邻日本的汉诗作者开启了填词门径,嵯峨天皇的《渔歌子》五首及其臣
  僚的奉和之作十几首,即以此词为蓝本改制而成。
  这首词虽色彩鲜明,初看也只是一幅风景画而已,为什么千古传诵,回味无穷?原来在这青山绿水中,还有一位超脱名利的渔父在,他把自己融化在大自然中,自乐其乐,无复风波之患。而古往今来,多少人在尘世的风波中颠颠簸簸,或者经历过狂风暴雨,或者受不了凄风苦雨,很少有时间领略人生的乐趣,忽然面对着这不须害怕不须愁的斜风细雨,能不别有一番感慨?
  这首小词一个显著的特点,是以动衬静,以景托人,景物全都呈现动态:白鹭在飞翔,江中平满的水流波光粼粼,桃花盛开,花瓣时时飘落水中,鳜鱼在江中游动,斜风吹着细雨,交织成迷蒙的雾气,置于这上下交互辉映的景物中心的是静静的渔翁,他姿态的宁静,正反映出内心的恬淡。越是把景物的动态写活写足,越能表现渔翁的宁静与诗人赞赏、陶醉于其间的心情。
  其次是色彩丰富而协调。鹭鸟是白的,水流是银白的,桃花是粉红的,鳜鱼是青黄间有黑斑,箬笠为青色,蓑衣罚绿色,加上条条雨丝,这些斑烂之色一上下映照,融为一体,真个把江南水乡的春色之美描绘得如诗如画,令人赏心悦目。
  这一首为五首之冠,最得人们赞赏,谓其“风流千古”(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[⑦]),特别是“桃花流水句,尤世所传诵”(俞陛云《唐词选释》)。
  又,张氏《渔歌子》词共五首,分咏西塞山、青草湖、霅溪、松江、钓台,泛江湖渔钓之乐,其地都在湖州西塞山附近。
  其二:钓台[⑧]渔父褐为裘,两两三三舴艋舟。能纵棹,惯乘流,长江白浪不曾忧。
  据《新唐书》本传载,颜真卿到湖州为刺史时,张志和曾乘小舟去造访。颜真卿见其船破旧不堪,想为其调换新舟,志和谓愿以此小舟为家,往来于苕、霅之间,于愿已足,不肯更换。此首即写其泛舟苕、霅的情景。
  裘,原指皮衣,渔翁何来皮衣,只能以粗布为裘以御寒。据说张志和所穿之布裘,是他嫂嫂亲自为其纺织缝制而成,志和深感嫂嫂盛情,故“虽暑不解”(《新唐书》本传),一直穿在身上。可见诗以褐为裘的渔父正是诗的写照。
  诗人与渔夫为伍,故其身置于“三三二二舴艋舟”之间。“舴艋舟”,状舟之小。渔夫们赖捕鱼为生,自食其力,在风雨中闯荡,练就一手纵棹乘流的工夫。诗人渔隐多年,自然亦“能纵棹”,往来自如,“惯乘流”,成为乘风破浪的能手了。
  结尾句“长江白浪不曾忧”,写诗人在大自然的怀抱里,与名利无关,远离尘嚣,即使遇到大风大浪,亦觉无忧无虑,逍遥自在。读罢小词,读者仿佛看到诗人乘着一叶扁舟,顺流而下,呼啸而来的飘然身影。
  其三:霅溪[⑨]湾里钓鱼翁,舴艋为家西复东。江上雪,浦边风,笑着荷衣不叹穷。
  第三首写诗人泊舟霅溪,往来苕、霅之间,以船为家。渔隐的生活是艰苦的,小舟难以遮风蔽雨,更不能挡雪御寒,但是经历过仕途的坎坷,目睹官场的黑暗,诗人自甘于粗衣淡食,与渔夫为伍。“江上雪,浦边风”,固然使人感到寒意,但风雪高洁清新之气更令诗人向往,故诗人笑迎清风,吟赏江雪,自得其乐。结尾句“笑着荷衣不叹穷”直接点明了诗人的高洁志趣。
  屈原在楚辞作品中运用比兴象征手法表现自已的爱憎好恶。“其志洁,故其称物芳”(《史记·屈原列传》),《离骚》以“制芰荷以为衣兮,集芙蓉以为裳”表明自已具有内在美质,以“朝饮木兰之坠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”表示要不断进行自我修养,保持高洁芬芳。因此屈原即使被放逐江湘僻远之地,面对山高林深,荒无人烟,“山峻高以蔽日兮,下幽晦以多雨,霰雪纷其无垠兮,云霏霏而承宇”(《涉江》),与猿猴为伍,幽处独居,甘心“固将愁苦而终穷(同上)。张志和虽然不是逐臣,是自已辞官隐居的,但他迎风冒雪。以船为家,东西漂泊,笑着荷花,都毫不以为苦,这种内在之美难道不是与屈原的高洁情怀一脉贯通吗?

精彩专题

更多相关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