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 古文 > 经部 >

《周礼·夏官司马第四·大司马》原文/译文

更新时间:2016-12-13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周公旦

  大司马之职,掌建邦国之九法,以佐王平邦国。制畿封国,以正邦国;设仆辨位,以等邦国;进贤兴功,以作邦国;建牧立监,以维邦国;制军诘禁,以纠邦国;施贡分职,以任邦国;简稽乡民,以用邦国;均守平则,以安邦国;比小事大,以和邦国。以九伐之法正邦国,冯弱犯寡则眚之,贼贤害民则伐之,暴内陵外则坛之。野荒民散则削之,负固不服则侵之,贼杀其亲则正之,放弑其君则残之,犯令陵政则杜之。外内乱,鸟兽行,则灭之,正月之吉,始和,布政于邦国都鄙,乃悬政象之法于象魏,使万民观政象,挟日,而敛之,乃以九畿之籍施邦国之政职。方千里曰国畿,其外方五百里曰侯畿,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甸畿,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男畿,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采畿,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卫畿,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蛮畿,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夷畿,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镇畿,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蕃畿。凡令赋,以地舆民制之:上地,食者三之二,其民可用者家三人;中地,食者半,其民可用者二家五人;下地,食者三之一,其民可用者家二人。中春,教振旅,司马以旗致民,平列陈,如战之陈,辨鼓铎镯铙之用,王执路鼓,诸侯执贲鼓,军将执晋鼓,师师执提,旅帅执鼓鼙,卒长执铙,两司马执铎,公司马执镯,以教坐作进退疾徐疏数之节,遂以搜田,有司表貉,誓民,鼓,遂围禁,火弊,献禽以祭社。中夏,教茇舍,如振旅之陈,群吏撰车徒,读书契,辨号名之用,帅以门名,县鄙各以其名,家以号名,乡以州名,野以邑名,官各象其事,以辨军之夜事,其他皆如振旅,遂以苗田,如搜之法,车弊,献禽以享礿。中秋,教治兵,如振旅之陈,辨旗物之用,王载大常,诸侯载旂,车吏载旗,师都载旃,乡遂载物,郊野载旐,百官载旟,各书其事是与其号焉,其他皆如振旅,遂以獮田,如搜田之法,罗弊,致禽以祀祊。中冬,教大阅,前期,群史戒泉庶,修战法,虞人菜所田之野,为表;百步则一,为三表,又五十步为一表,田之日,司马建旗于后表之中,群吏以旗物、鼓铎、镯铙,各帅其民而致,质明,弊旗,诛后至者,乃陈车徒,如战之陈,皆坐,群吏听誓于陈前,斩牲以左右徇陈曰:不用命者斩之。中军以鼙令鼓,鼓人皆三鼓,司马振铎,群吏作旗,车徒皆作,鼓行,鸣镯,车徒皆行,及表乃止。三鼓,摝铎,群吏弊旗,车徒皆坐。又三鼓,振铎,作旗,车徒皆作,鼓进,鸣镯,车骤徒趋,及表乃止。坐作如初,乃鼓,车驰徒走,及表乃止。鼓戒三阕,车三发,徒三刺,乃鼓退,鸣铙,且却,及表乃止,坐作如初。遂以狩田,以旌为左右和之门,群吏各帅其车徒,以叙和出,左右陈车徒,有司平之。旗居卒间以分地,前后有屯百步,有司巡其前后,险野人为主,易野车为主。既陈,乃设驱逆之车,有司表貉于陈前,中军以鼙令鼓,鼓人皆三鼓,群司马振铎,车徒皆作,遂鼓行,徒衔枚而进。大兽公之,小禽私之,获者取左耳,及所弊,鼓皆駴,车徒皆噪,徒乃弊,致禽饁兽于郊。入,献禽以享。及师,大合军,以行禁令,以救无辜伐有罪。若大师,则掌其戒令,莅大卜,帅执事莅衅主及军器。及致,建大常,比军众,诛后至者。及战,巡陈,□事而赏罚。若师有功、则左执律,右秉钺,以先恺乐献于社。若师不功,则厌而奉主车。王吊劳士庶子,则相。大役,与虑事,属其植,受其要,以待考而赏诛。大会同,则帅士、庶子,而掌其政令。若大射,则合诸侯之六耦。大祭祀、飨食、羞牲鱼,授其祭。大丧,平士大夫。丧祭,奉诏马牲。
 

  译文

  大司马的职责,负责建立有关诸侯国的九项法则,以辅佐王成就诸侯国的政治。制定诸侯国的封域,以正定它们的疆界;为诸侯国设立仪法、辨别[君臣的]尊卑之位,以明确诸侯国[君臣的]等级;进用和荐举贤能有功的人,进用和荐举贤能有功的人,以激发诸侯国[臣民的进取心];设立州牧和国君,以维系邦国的臣民;建立军队、惩治和严禁违法者,以纠正邦国的失误;分配诸侯国应缴的贡赋,以确定诸侯国的合理负担;查核诸侯国的乡民数,以便诸侯国任用民力;[根据诸侯国爵位的尊卑和拥有土地的大小],建立合理的守卫土地之法,以安定诸侯国。[使大国]亲小国、[小国]服事大国,以使各诸侯国和睦相处。

  用九伐之法规正诸侯国。[诸侯有]以强陵弱、以.大侵小的,就削弱他;有杀害贤良和民众的,就讨伐他;有对内暴虐、对外欺陵邻国的,就幽禁他(而更立新君].有土地荒芜、人民离散的,就削减他的封地;有依仗险固地形而不服从的,就派兵进入他的国境[以示惩罚];有无辜杀害亲族的,就抓起来治罪;有放逐或弑杀他的国君的,就杀死他;有违犯王的命令、轻视国家政法的。就杜塞他同邻国交通的途径;有外内悖乱人伦,行为如同禽兽的,就诛灭他。

  [周历]正月初一,开始向各诸侯国和王畿内的采邑宣布政法,把形成文字的政法悬挂在象魏上,让万民观看政法,过十天而后收藏起来。 依照划分九畿的簿籍,分施各诸篌自所当奉行的政治和职责。地方千里是国畿,国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侯畿,侯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甸畿,甸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男畿,男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采畿,采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卫畿,卫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蛮畿,蛮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夷畿,夷畿之外地方五百.里是镇畿,镇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蕃畿。

  凡征兵,依据土地的好坏和人口的多少来制定服役人数的标准。上等土地每年可耕种的占三分之二,[休耕三分之一],耕种上等土地的农民可用以服役的每家三人;中等土地每年可耕种的占一半,[休耕一半],耕种中等土地的农民可用以服役的每二家五人;下等土地每年可耕种的占三分之一,[休耕三分之二],耕种下等土地的农民可用以服役的每家二人。

  仲春,教[民众]习战。大司马用旗召集民众,整编队列阵形,如同实战时那样列阵。[教民众]辨别鼓、铎、镯、铙的用途。王执掌路鼓,诸侯执掌贲鼓,军将执掌晋鼓,师帅执掌提鼓,旅帅执掌鼙鼓,卒长执掌铙,两司马执掌铎,公司马执掌镯。教[民众]坐下、起立、前进、后退、快速、慢速,以及距离疏密的节度。接着便用他们进行春季田猎,有关官吏在立表处举行貉祭,警诫民众[不要违犯有关田猎之法],然后击鼓,于是开始围猎。[焚烧野草的)火停止燃烧,然后进献所猎获的兽以祭祀社神。

  仲夏,教[民众]在草野之地宿营,如同仲春教民习战那样布阵。选择车辆和兵众[加以配合],阅读簿册[校核兵甲器械]。[教民众]辨别各种徽识的用途:各级军帅的徽识都与他们军营门前所树旌旗书写同样的官事、姓名,六遂的徽识各与本遂的旌旗书写同样的官事、姓名,采邑主的徽识各与本采邑的旌旗书写同样的官事、姓名,六乡官吏的徽识各与本官的旌旗书写同样的官事、姓名,公邑大夫的徽识都与各邑的旌旗书写同样的官事、姓名,各官府的徽识都与它们的旌旗书写同样的官事、姓名,以便夜间军事行动好辨别。其他方面都同仲春教民习战那样。接着进行夏季田猎,如同春季田猎之法。车停止追逐野兽,[田猎结束],便进献所猎获的野兽祭祀宗庙。

  仲秋,教[民众]演习作战,如同仲春教民习战那样布阵。教民辨别各种旌旗的用途。王树大常,诸侯树旃,军吏树旗,军帅和大都、小都之长树缪和旃同色的(旗],乡吏和家邑之长树缪和脖不同色的[旃],郊野[的公邑大夫]树旒,王的百官树旃,各旗的缪上都书写各自的官事、姓名。其他方面都同仲春教民习战那样。接着进行秋季田猎,如同春季田猎之法。停止用网捕兽,[田猎结束],集中所猎获的兽并用以祭祀四方之神。

  仲冬,教[民众]大检阅之礼。大检阅之前,乡吏们要告诫民众,演习战法。虞人芟除将要举行田猎的野地的荒草而设表,每百步设一表,设三表,又间隔五十步设一表。到举行甲猎那天,司马在后表[与二表的]中间树立旗帜,乡吏们打着旗,敲着鼓、铎、镯、铙等各率领乡民到来。天亮时[司马]把旗帜放倒,惩罚后到的人。于是用车辆和徒众布阵,如同实战时的阵形,全体坐下。军帅们站在阵前听取[有关军法的]誓诫,斩杀牲给左右军阵看,说:“不服从命令的,斩!”中军元帅敲击鼙鼓命令击鼓,鼓人都击鼓三通。两司马摇响金铎,军帅们举起旗帜,车辆和步兵都起立。[鼓人]击鼓命令前进,[公司马]敲响镯[作为行进的节度],车辆和步兵都前进,(从后表]前进到二表而后停止。【鼓人]击鼓三通,[两司马]用手捂住铎口而摇铎,军帅们放下旗帜,车辆[停止前进]、步兵都坐下。(鼓人]又击鼓三通,[两司马]摇响金铎,[军帅们]举起旗帜,车辆和步兵都起立。[鼓人]击鼓命令前进,[公司马]敲响镯,车辆快速奔跑,步兵快步前进,[从二表]前进到三表才停止,坐下和起立都和前次一样。于是[鼓人又]击鼓,车辆迅猛奔驰,步兵快速奔跑,[从三表]前进到四表才停止。三次[连续不断地]击鼓命令进攻,车上[的射手]先后射出三发箭,步兵三次击刺。于是击鼓命令[从南向北]退兵,(卒长]敲响铙,[兵众]向北退,退到后表处才停止,坐下和起立都如同当初一样。接着进行冬季田猎。用旌旗分立左右作为军门,军帅们各率领车辆和步兵依次出军门,分左右用车辆和步兵布阵,乡师规正兵众出入军门的队列。旗树在卒与卒之间以划分地段,[车和步兵]前后分别屯驻而相距百步,乡师巡视军阵前后。[凡布阵],险阻的地方步兵在前,平坦的地方车辆在前。布阵完毕,于是设置驱赶野兽的车和拦击野兽的车,肆师、甸祝等在阵前立表处举行貉祭。中军元帅敲击鼙鼓命令击鼓,鼓人击鼓三通,两司马们摇响金铎,车辆和步兵都起立,接着[鼓人]击鼓命令前进,步兵都口中衔枚而行。猎获大兽交给公家,小兽留给自己,猎获野兽的人割取兽的左耳(以便计功]。到达田猎场的边界处就停下来,鼓声震响如雷,车辆和步兵齐声欢呼。徒众于是停止田猎,就集中所。猎获的禽兽并在国郊馈祭四方之神,进入国都又进献所猎获的兽以祭祀宗庙。

  到需要率军队(随王出行]时,就集合六军,执行有关的禁令,以救援无辜被侵之国,讨伐有罪的人。如果王亲征,就执掌有关的戒令。[出发前]临视大卜占卜吉凶,率领有关官吏临视衅祭[将随军而行的]迁庙主和社主以及军事器械。到召集军众时,就树起[王的]大常旗,校核所到的军众人数,惩罚后到的人。到作战时,巡视军阵看有无战功以施行赏罚。如果军队打了胜仗,就左手拿着律管,右手拿者钺,在军前做先导,奏凯旋之乐而向社神献功。如果事队战败,就头戴厌冠而护送载有迁庙主和社主的车[回来]。王吊唁、慰问[死伤的]士、庶子,就协助王行礼。

  兴建大的工程,参与工程的谋画,聚集役徒,接受役徒的名册,以待考核他们的成绩而决定对他们的赏罚。大会同,就率领土和庶子[跟从王]而掌管有关他们的政令。如果举行大射礼,就匹配诸侯为六耦。举行大祭祀、飨礼、食礼,负责进献羊牲、马牲和鱼牲,(取当祭之物]授给尸或宾客以行食前祭礼。有大丧,负责规正士大夫的职责与尊卑位次;举行丧祭时,奉送马牲[到墓地]并向死者报告。

精彩专题

猜你喜欢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