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 古文 > 集部 >

《世说新语·惑溺第三十五》原文/注释/译文

更新时间:2016-12-16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刘义庆

  【题解】惑溺,指沉迷不悟。沉迷于声色、财富、忌妒、情爱里面而不能自拔,无所节制,都属惑溺。第1、2则记迷子女色,第5则记女迷于男色而至于偷情。第3、4则记述因忌妒起风波。第6、7则同是记载夫妇问惑于情爱,但是第7则是因宠幸而纵容,以至受讥讽,第6则以为情爱可以不受礼法约束,其情虽深,而仍而惑溺。

  【原文】

  (1)魏甄后惠而有色,先为袁熙妻,甚获宠①。曹公之屠邺也,令疾召甄②,左右白:“五官中郎已将去③。”公曰:“今年破贼正为奴④。”

  【注释】①魏甄后:魏文帝曹丕的皇后,姓甄。

  ②“曹公”句:东汉未,袁绍割据河北、山西等地,与曹操争雄。袁绍死,其小儿子袁熙出任幽州刺史,把妻子留在邺城。公元204年,曹操大破袁尚,取邺城。

  ③五官中郎:指曹丕。曹丕登位前曾任五官中郎将,主管宫廷保卫。

  ④“今年”句:曹操想得到甄氏,只因曾丕抢先一步,只好改口这样说。

  【译文】魏甄后既温柔又漂亮,原先是袁熙的妻子,很受宠爱。曹操攻陷邺城,屠杀百姓时,下令立即传见甄氏,侍从禀告说:“五官中郎已经把她带走了。”曹操说:“今年打败贼寇,正是为了他。”

  (2)苟奉倩与妇至笃,冬月妇病热,乃出中庭自取冷,还以身熨之①。

  妇亡,奉倩后少时亦卒,以是获讥于世。奉倩曰:“妇人德不足称,当以色为主。”裴令闻之,曰:“此乃是兴到之事,非盛德言,冀后人未昧此语②。”

  【注释】①中庭:庭中。

  ②兴到:兴致所到。

  【译文】苟奉情和妻子的感情非常深厚,冬天他妻子发烧。他就亲自到院子里挨冻,再回屋里用身体贴着妻子。妻子死了,荀奉倩过后不多久也死了,因此受到世人的讥讽。荀奉情曾经说过:“妇女的德行不值得称道,应当以姿色为主。”中书令裴楷听说这句话,说道:“这只是一时兴趣所至的事,不是德行高尚的人该说的话,希望后人不会被这句话弄糊涂。”

  (3)贾公闾后妻郭氏酷妒①。有男儿名黎民,生载周,充自外还,乳母抱儿在中庭,儿见充喜踊,充就乳母手中呜之②。郭遥望见,谓充爱乳母,即杀之。儿悲思啼泣,不饮它乳,遂死。郭后终无子。

  【注释】①贾公闾:贾充的字。

  ②载周:周岁。呜之:亲之。

  【译文】贾充的后妻郭氏极端忌妒。她有一个男孩名叫黎民,出生才满一周岁时,贾充从外面回来,奶妈正抱着小孩在院子里玩,小孩看见贾充,高兴得欢蹦乱跳,贾充走过去在奶妈的手里亲了小孩一下。郭氏远远望见了,认为贾充爱上了奶妈,立刻把她杀了。小孩想念奶妈,不停地啼哭,不吃别人的奶,终于饿死了。郭氏后来到底没有再生儿子。

  (4)孙秀降晋,晋武帝厚存宠之,妻以姨妹蒯氏,室家甚笃①。妻尝妒,乃骂秀为貉子②。秀大不平,遂不复入。蒯氏大自悔责,请救于帝。时大赦,群臣咸见。既出,帝独留秀,从容谓曰:“天下旷荡,蒯夫人可得从其例不③?”秀免冠而谢,遂为夫妇如初④。

  【注释】①孙秀:字彦才,三国时吴国人,曾任夏口督,是王室的至亲。吴国亡国之主孙皓想除掉他,他事先知道了,便投奔晋国。存:慰向;安抚。室家:指夫妇。

  ②貉子:北方人轻视、辱骂南方人的口头语。貉子又名狸。

  ③旷荡:宏大;宽大。

  ④免冠:脱下帽子。古人免冠是表示谢罪。

  【译文】孙秀投降了晋国,晋武帝深加安抚并宠爱他,把小姨子蒯氏嫁给他,夫妻间感情很深厚。蒯氏曾经因为忌妒,竟骂孙秀是貉子。孙秀非常不满,就不再进内室。蒯氏深为悔恨自责,请求武帝帮助。当时正大赦天下,群臣都受到召见。召见完毕,群臣已经离开,武帝单独把孙秀留下,和缓地对他说:“国家宽大为怀,实行大赦,蒯夫人是否可以援例得到宽恕呢?”孙秀脱帽谢罪,于是夫妻和好如初。

  (5)韩寿美姿容,贾充辟以为掾①。充每聚会,贾女于青琐中看,见寿,说之,恒怀存想,发于吟咏②。后婢往寿家,具述如此,并言女光丽。寿闻之心动,遂请婢潜修音问;及期往宿。寿蹻捷绝人,逾墙而入,家中莫知③。自是充觉女盛自拂拭,说畅有异于常④。后会诸吏,闻寿有奇香之气,是外国所贡,一著人,则历月不歇。充计武帝唯赐己及陈春,徐家无此香,疑寿与女通,而垣墙重密,门阁急峻,何由得尔!乃托言有盗,令人修墙。使反曰:“其徐无异,唯东北角如有人迹,而墙高,非人所逾。”充乃取女左右婢考问,即以状对。充秘之,以女妻寿。

  【注释】①韩寿:字德真,官至散骑常侍、河南尹。

  ②青琐:镂刻成连环格并涂上青色的窗户。

  ③蹻捷:指动作强劲迅速。

  ④拂拭:指梳妆打扮。说畅:欢欣舒畅。说,同悦。

  【译文】韩寿的相貌很美,贾充聘他来做属官。贾充每次会集宾客,他女儿都从窗格子中张望,见到韩寿,就喜欢上了,心里常常想念着,并且在咏唱中表露出来。后来她的婢女到韩寿家里去,把这些情况一一说了出来,并说贾女艳丽夺目。韩寿听说了,意动神摇,就托这个婢女暗中传递音信,到了约定的日期就到贾女那里过夜。韩寿动作有力迅速,身手不凡,他跳墙进去,贾家没有人知道。从此以后,贾充发觉女儿越发用心修饰打扮,心情欢畅,不同平常。后来贾充会见下属,闻到韩寿身上有一般异香的气味,这是外国的贡品,一旦沾到身上,几个月香味也不会消散。贾充思量着晋武帝只把这种香赏赐给自己和陈骞,其馀人家没有这种香,就怀疑韩寿和女儿私通,但是围墙重叠严密,门户严紧高大,从哪里能进来私通呢!于是借口有小偷,派人修理围堵。派去的人回来禀告说:“其他地方没有什么两样,只有东北角好像有人跨过的痕迹,可是围墙很高,并不是人能跨过的。”贾充就把女儿身边的婢女叫来审查讯问,婢女随即把情况说了出来。贾充秘而不宣,把女儿嫁给了韩寿。

  (6)王安丰妇,常卿安丰①。安丰曰:“妇人卿婿,于礼为不敬,后勿复尔。”妇曰:“亲卿爱卿,是以卿卿;我不卿卿,谁当卿卿②!”遂恒听之。

  【注释】①卿安丰:称安丰为卿。按:称对方为卿是平辈间表示亲热而不拘礼法的称呼。②“亲卿”句:按礼法,夫妻要相敬如宾,而王妻认为夫妻相亲相爱,不用讲客套。

  【译文】安丰侯王戎的妻子常常称王戎为卿。王戎说:“妻子称丈夫为卿,在礼节上算做不敬重,以后不要再这样称呼了。”妻子说:“亲卿爱卿,因此称卿为卿;我不称卿为卿,谁该称卿为卿!”于是索性任凭她这样称呼。

  (7)王丞相有幸妾姓雷,颇预政事,纳货①。蔡公谓之雷尚书②。

  【注释】①幸妾:受宠爱的妾。

  ②尚书:官名,掌管文书奏章,协助皇帝处理政务。

  【译文】丞相王导有个爱妾姓雷,颇多干预朝政,收受贿赂。蔡谟称她为雷尚书。

精彩专题

猜你喜欢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