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 古文 > 经部 >

《尚书·虞书·尧典》原文/译文/解析

更新时间:2016-12-13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诗文网

  题解

  尧典,《尚书》篇目之一,记载了唐尧的功德、言行,是研究上古帝王唐尧的重要资料。

  尧,相传是我国原始社会后期著名的氏族首领,名叫放勋,属于陶唐氏,所以又称唐尧。“典”,《说文》解释为“大册”,是“五帝之书”。本篇是后代史官追叙尧事迹的史书,成书年代不可考,大约在周初秦汉之间。

  《尧典》记叙的禅让帝位、公开议定百官以及用东西南北四方与春夏秋冬四时相配等,为研究我国原始社会后期的政治制度和古代思想、习惯提供了值得注意的资料。
 

  原文

  昔在帝尧,聪明文思,光宅天下。将逊于位,让于虞舜,作《尧典》。

  日若稽古帝尧,曰放勋,钦、明、文、思、安安,允恭克让,光被四表,格于上下。克明俊德,以亲九族。九族既睦,平章百姓。百姓昭明,协和万邦。黎民于变时雍。

  乃命羲和,钦若昊天,历象日月星辰,敬授民时。分命羲仲,宅嵎夷,曰暘谷。寅宾出日,平秩东作。日中,星鸟,以殷仲春。厥民析,鸟兽孳尾。申命羲叔,宅南交。平秩南为,敬致。日永,星火,以正仲夏。厥民因,鸟兽希革。分命和仲,宅西,曰昧谷。寅饯纳日,平秩西成。宵中,星虚,以殷仲秋。厥民夷,鸟兽毛毨。申命和叔,宅朔方,曰幽都。平在朔易。日短,星昴,以正仲冬。厥民隩,鸟兽鹬毛。帝曰:「咨!汝羲暨和。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,以闰月定四时,成岁。允厘百工,庶绩咸熙。」

  帝曰:「畴咨若时登庸?」

  放齐曰:「胤子朱启明。」

  帝曰:「吁!嚣讼可乎?」

  帝曰:「畴咨若予采?」

  欢兜曰:「都!共工方鸠僝功。」

  帝曰:「吁!静言庸违,像恭滔天。」

  帝曰:「咨!四岳,汤汤洪水方割,荡荡怀山襄陵,浩浩滔天。下民其咨,有能俾乂?」

  佥曰:「于!鲧哉。」

  帝曰:「吁!咈哉,方命圮族。」

  岳曰:「异哉!试可乃已。」

  帝曰,「往,钦哉!」九载,绩用弗成。

  帝曰:「咨!四岳。朕在位七十载,汝能庸命,巽朕位?」

  岳曰:「否德忝帝位。」

  曰:「明明扬侧陋。」

  师锡帝曰:「有鳏在下,曰虞舜。」

  帝曰:「俞?予闻,如何?」

  岳曰:「瞽子,父顽,母嚣,像傲;克谐以孝,烝烝乂,不格奸。」

  帝曰:「我其试哉!女于时,观厥刑于二女。」

  厘降二女于妫汭,嫔于虞。

  帝曰:「钦哉!」

  慎微五典,五典克从。纳于百揆,百揆时叙。宾于四门,四门穆穆。纳于大麓,烈风雷雨弗迷。

  帝曰:“格!汝舜。询事考言,乃言凪可绩,三载。汝陟帝位。”

  舜让于德,弗嗣。
 

  译文

  查考往事,帝尧名叫放勋,他恭敬节俭,明察四方,善理天下,道德纯备,温和宽容。他忠实不懈,又能让贤,光辉普照四方,思虑至于天地。他能发扬大德,使家族亲密和睦。家族和睦以后,又辨明其他各族的政事。众族的政事辨明了,又协调万邦诸侯,天下众民因此也就相递变化友好和睦起来。

  (他)于是命令羲氏与和氏,敬慎地遵循天数,推算日月星辰运行的规律,制定出历法,敬慎地把天时节令告诉人们。分别命令羲仲,住在东方的旸谷,恭敬地迎接日出,辨别测定太阳东升的时刻。昼夜长短相等,南方朱雀七宿黄昏时出现在天的正南方,依据这些确定仲春时节。这时,人们分散在田野,鸟兽开始生育繁殖。又命令羲叔,住在南方的交趾,辨别测定太阳往南运行的情况,恭敬地迎接太阳向南回来。白昼时间最长,东方苍龙七宿中的火星黄昏时出现在南方,依据这些确定仲夏时节。这时,人们住在高处,鸟兽的羽毛稀疏。又命令和仲,住在西方的昧谷,恭敬地送别落日,辨别测定太阳西落的时刻。昼夜长短相等,北方玄武七宿中的虚星黄昏时出现在天的正南方,依据这些确定仲秋时节。这时,人们又回到平地上居住,鸟兽换生新毛。又命令和叔,住在北方的幽都,辨别观察太阳往北运行的情况。白昼时间最短,西方白虎七宿中的昴星黄昏时出现在正南方,依据这些确定仲冬时节。这时,人们住在室内,鸟兽长出了柔软的细毛。尧说:“啊!你们羲氏与和氏啊,一周年是三百六十六天,要用加闰月的办法确定春夏秋冬四季而成一岁。由此规定百官的事务,许多事情就都兴办起来。”

  尧帝说:“善治四时之职的是谁啊?我要提升任用他。”

  放齐说:“您的儿子丹朱很开明。”

  尧帝说:“唉!他说话虚妄,又好争辩,可以吗?”

  尧帝说:“善于处理我们政务的是谁呢?”

  驩兜说:“啊!共工防救水灾已具有成效啊。”

  尧帝说:“唉!他花言巧语,阳奉阴违,貌似恭谨,而气焰很高。”

  尧帝说:“啊!四方诸侯之长!滔滔的洪水普遍危害人们,水势奔腾包围了山岭,淹没了丘陵,浩浩荡荡,弥漫接天。臣民百姓都在叹息,有能使洪水得到治理的吗?”

  人们都说:“啊!鲧吧。”

  尧帝说:“唉!他违背人意,不服从命令,危害族人。”

  四方诸侯之长说:“起用吧!试试可以,就用他。”

  

精彩专题

猜你喜欢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