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 散文 > 散文精选 >

【中国散文】消失的老行当

更新时间:2017-11-30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未知
    近年来,城市改造让一些老行当渐失踪影,但仍有许多人需要它们,杭州市有人将这些难找的老行当摊点搜罗起来,搬到网上,方便大家,虽然这并不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,但是方便了市民百姓,又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了保护,事情虽小但是意义很深远。

     遥想当年,这些老行当也成了我生活中的一段记忆。让得我刚上小学时候,路上都要经过一个铁匠铺、车匠铺、秤行等各式各样的老店铺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临街铁匠铺,早晨卸门板的徒弟与我们上学的时间相近,铁匠铺屋子中间铁墩很大,风箱一拉,炉膛内火苗往外直窜,铁料在炉中烧得通红取出来,铁锤打在上面,铁屑飞溅。小学快毕业的时候,铁匠铺已是机械化打铁了,敲打的声音很响,过去抡大锤的情形已不复存在了。

     生活中接触篾匠做的很多东西,竹篮、凉席、躺椅、蒸笼等等。真正知道篾匠,还是家里请了个篾匠师傅做东西,才对篾匠这门手艺有了个大概了解。篾匠师傅们走街串巷子“吃百家饭”,自己挑个篾匠担,边走边吆喝。篾匠担,一头是工具箱、一头是材料架。箱里有篾刀、小锯、小凿、小钻之类的必备工具。担子另一头俨然是个大竹筐,竹筐里放着长长短短的竹片。篾匠掏出不同的刀能劈出不同的篾条,最外面带竹子表皮的叫篾青,不带表皮的叫篾黄,篾黄不如篾青结实。篾匠手艺是细致话,做得好不需要吆喝,东家没有做完,西家就来请了,风光上门,踏实做事,体面拿钱。现在我们生活中篾匠做的东西仍然很多,但是好象是机械加工的,不知道在农村篾匠生意是否还红火。

     老家的邻居是弹棉花的。一声声弦响、一片片花飞,最后把一堆棉花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,简直就是一出魔术,令人惊讶不已。弹棉花的工具也挺有特色。一把专门的弹棉花的弓,通过用榔头敲击弓上的弦,来沾取棉花,把棉花拼成方形。弹棉花不仅费力也是精细活,敲弓的时候要花大力气,经过多次的压、磨,一整套工序下来,一条暖暖的棉被才能完成。但是上世纪末起,弹棉花这个老手艺就已经慢慢地淡出了我们的视线,取而代之的是品种繁多的各种被褥,而弹棉花的手艺也慢慢的被更为高效的机械化操作所代替。现在的邻居只有冬天弹棉花,平时几个季度改行做了水电工。

     现在老行当中接触最多的就是:“磨剪刀勒”、“戗菜刀”,带一点韵味的吆喝声,对于很多人来说,仿佛依然在耳边。磨剪工扛着四尺条凳穿街走巷,声音在长长的胡同弄堂里回荡的情形似乎已经鲜有出现。磨剪刀这个古老的行当也正在逐渐萎缩,从事磨剪刀的手艺人也都年事已高,年轻人似乎很难看上这个卑微的行业。

     古老的手艺已经快被城市的高速发展所淹没,时代在变,生活方式也在变,很多传统手艺已经失去了存在的舞台。在我记忆中的修伞、修钢笔、补锅、车匠、画匠、箍桶等老手艺,在现在的城市踪影全无了。这些充满乡土气息的草根手艺,在获得惊叹的同时,也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——传统的手工行当,记述城市的昨天,伴随着城市曾经的生活轨迹,见证了时代的变迁之后,有多少人还记得这些濒危的“老行当”,以及那些渐行渐远的往时岁月。
本文标签

消失的老行当

精彩专题

更多相关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