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 视角 >

庄子的故事几则

更新时间:2016-10-24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诗文网整理
  我不知道,庄子的人生观、天道观、世界观,是如何形成的,但毫无疑问,他是一位真正的哲学家。他在池塘前问鱼,在墓道里问骷髅,在梦里问翩翩飞临的蝴蝶,他的问题穿过了茫茫的光阴,依然使我们伤透脑筋。他对世界的看法,和我们用无数方程解出来的那个结果,如此相似,使我们在千载而下,依然望着他喜笑颜开,或痛哭流涕,庄子告诉我,这两种表情并无分别。
 
  这也许是庄子对自己的终极认识。他的哲学本源,只有一个字:道。道为万有之无。时间和空间,茫茫的宇宙和一生,所有的存在,所有的“有”,都只是“无”。当世间的一切,都放在你的面前,你就什么都没有。因为一切都会在刹那间灭失,不,是变化,一个事物不见了,它会以另外一种形式,存在这世间,一切都没有消失,所以,一切也未曾存在过。死或者生、死在哪里,都没有分别,把你挂在树上,你会成为鹰的一部分;把你埋在土里,你就会变成蝼蚁,这无关宏旨。

人和蝴蝶和鱼的故事

  这是一个让人类头疼了几千年的问题。庄子有一天睡觉,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,双翼飘举,游历花丛,他在花瓣和木叶间大声地笑。醒来之后的庄子,如陷浓云:是我作梦变成了蝴蝶呢,还是蝴蝶作梦变成了我?如果是我变成了蝴蝶,为什么我会体会到蝴蝶独有的飞翔之乐?如果蝴蝶作梦变成了庄周,为什么这一切会出现在庄周的记忆里?
 
  这个孤独的梦,不可言说。成为中国人心底里永远的浪漫。多年后,有个叫李商隐的青衣诗人高唱道: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李商隐的表情,无比沧桑。
 
  “鱼儿们在水里,多快乐啊!”庄子穿着自己编的草鞋,站在水边长长叹息。
 
  “你又不是鱼,怎么知道,鱼是快乐的呢?”惠施问他。
 
  “咦?”庄子严肃地反问,“你又不是我,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呢?”
 
  人类对世界的认识,永远都是主观的,客观,只不过是主观的一种概率。你站在历史之外,可以肯定某些事情是必然会发生的,但如果你站在庄子的池塘边,你会知道,事情本来可以有无穷无尽的选择。
 
  庄子的意念,穿越了水和时间,和鱼儿合为一体,水象情人的手,缓缓滑过,岸上的庄子,在水里无比开心。是的,我知道,游泳是快乐的,岸边的那朵花悄悄绽放,和蜜蜂热烈地亲吻,它也是快乐的,水上的惠施有些忧郁,但他也是快乐。
 
  “更奇怪了,你又不是我,怎么知道我是快乐的呢?”惠施生气了。
 
  “我知道,”庄子在水底搂着那条鱼笑道,“我知道,不要和我辩论,我知道你是快乐的。”
 
  因为知觉。因为感受。“荃者所以在鱼,得鱼而忘荃;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。”我知道,所以,我反而忘记了我知道些什么,我是如何知道的。
 
  世界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我要它如此。如果它不如此,我就不能站在这里观察它。我是世间的公理,永不被证伪。
 
  不要说是对还是错,这是哲学。

与其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

  我们珍惜生命,是因为生命里有死亡。我们珍重爱情,是因为爱情会变成背叛。可是,你珍重了,就会不死吗?爱情就会永恒吗?
 
  庄子说:“汝身非汝有也,是天地之委形也;生者,假借也。”
 
  生命,是我们在这世间暂时借用的一个躯壳,不可以滥用,我们迟早要将自己,交还给冥冥中的那个神。你和这躯壳所拥有的一切,最终都会象水一样蒸发,象河流一样远走,象梦一样无可追寻。你珍惜或是挥霍,不足以改变这个结局。窃钩者人诛,窃国者天诛,没有分别。庄子在2400年前忧伤地沉思:那么,思考,或者不思考,有区别吗?有我,或者无我,在宇宙最高处的那尊神看来,有什么不同?
 
  当然,庄子是无神论者,但我相信,当他面对浩浩长空,面对生死离散,他一定会问自己:我是谁?我在哪里?我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?
 
  一条鱼,摇着尾巴游来,乞求庄子的爱情,庄子敲敲鱼的脑袋,告诉它:你拥有,就会失去。你若没有生的快乐,就不会有死的痛苦。所以,拥有就是失去,死就是生。相濡以沫,最终还是要在光阴中彼此迷失。我们为什么要走那么多弯路呢?结局清清楚楚地摆在前面,它可以用更简单的方法抵达。
 
  他告诉鱼:你还是回海里去吧,江长湖宽,生命只是一场体验。
 
  老婆在他的臂弯中死了。千千万万年,造化安排的这一次绝无仅有的相逢结束了。在几个小时前,她还在劝告儿子要读书,还在用树叶和红薯煮粥。庄子看着她渐冷的面孔微笑,他放下妻子,在宋国的街市中,敲着盆,大声歌唱。
 
  “你怎么了?”有人问。
 
  “哦,我的老婆死了。”他说,继续歌唱。
 
  庄子望向天空。云朵在头上不停变幻,太阳散发出美丽的光辉,他看见死去的妻子,正在慢慢扩散,变成云,变成泥土,变成阳光,变成包围自己的空气。
 
  “人且偃然寝于巨室,而我噍然随而哭之,是不通命也。”
 
  庄子喃喃地说,妻子睡在天地的大屋子里,她即将永恒,她再也不会有穷苦和疼痛,这是她的归宿,人人都有这样一个归宿,所以,我要为她庆贺。
 
  数千年的光阴,如飞鸟一样落在他的头上,他霎那间明白了生命的道理。死,一直隐藏在生之中,死去,也就意味着得到永生。而人,无论如何,也不能得“道”,因为人有知觉、有形状、有质量。只有死去才可以。他在宇宙的最远处,看着自己微笑。

在权贵的冷眼中桀骜不驯

  终庄子一生,他始终对自己忠诚。他穿着打补丁的衣服穿行帝阙,向王侯亮出宝剑;他和林间的枯骨、河里的渔夫结成朋友,向飞鸟和青草深情凝视。他在向人借钱的时候,依然不放弃骨子里的骄傲———你可以不借给我,但你不能欺骗我,他笑笑说,鱼渴的时候,你只要给他一口水就行了,不用引来大海。
 
  庄子的哲学,似乎和鱼很有缘份,这让我们闻到喷香的海鲜味道,而不象孔子,有腐烂的气息。
 
  他从骨头里藐视金钱和名位。挤脓的,得一辆车;舔痔疮的,得五辆车。你有这么多车,给当官的舔了几次痔疮?读这种书,让人感觉暑汗顿消,两腋生风。
 
  他自己编草鞋换米,我想,他编草鞋的时候,嘴里一定还哼着风雅颂的小曲儿,心中无比自豪,出将入相又怎么样?堂呼阶应、起居八座,又怎么样?如果人有了精神上不朽的追求,那么,物质,只不过是猫头鹰嘴里腐烂的老腐尸体。
 
  “不要跟我说当官的事!”他捂上了耳朵,“与其残民以逞,不如曳尾于泥涂。”我是一只乌龟,你还是让我在泥里艰难地爬动吧,这样,我就能用更多时间来关怀世界,关怀我自己。
 
  庄子留给我们的,只是三十三篇短文,鲁迅说他“汪洋辟阖,仪态万方,晚周诸子之作,莫能先也”。我感到很开心。
 
  当然,我们能看到的,只不过是他的衣角,他的精神和思想,还在高天之上,俯瞰着众生沉默不语。

与骷髅头骨的生死对话

  庄子到楚国去,路过某处,见到一个死人的头盖骨,空空的骨骼,露着黑洞洞的眼眶,样子有点恐怖可怕。 庄子用马鞭敲打着这个头盖骨,问道:“老兄,你如今这番样子,是贪生纵欲而至此的呢?还是亡国破城受斧钺之诛而至此的呢?还是有不良行为、为家族丢了丑而至此的呢?还是受不了冻挨不了饿、倒毙街头而至此的呢?还是年事已高、寿终正寝而至此的呢?……”说完,庄子提起这个头盖骨,也不讲什么忌讳,回家将它当作睡觉的枕头。
 
  半夜,这个头盖骨托梦来见庄子:“听你白天的那番话像个能言善辩的人,不过,听你所说,都是活着的忧患——活,才有死亡的恐惧,不管是非常死亡还是正常死亡。如果死了,还有什么死亡的恐惧呢!你想听听关于死的哲学吗?”“好,我洗耳恭听。”庄子回答。
 
  头盖骨于是侃侃而谈:“死亡王国既无在上的君,也无在下的臣,也没有四季代序炎凉轮回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,能与天地同存。这份快乐呵,虽然人间的帝王也不可伦比的。”
 
  庄子怎么会相信死要比活快乐?便对头盖骨说:“老兄,我可以叫司命之神恢复你的身形,还长出骨肉肌肤,让你回到父母妻儿邻里朋友那儿去享受人伦之乐,愿意去吗,你?”
 
  “别,别。”头盖骨蹙着额嚷起来了,“我怎能放弃死亡王国的快乐而再回到人间来备尝辛劳?真是曲士不可语于道!”
 
  嚷着,头盖骨一溜烟地从梦中跑了。

精彩专题

更多相关

关注热点

精彩图文

网友聚焦

关于桃花的现代诗组诗欣赏

关于桃花的现代诗组诗欣赏

所属栏目:诗歌精选

点击次数:210 次

上线日期:2016-04-08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