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 视角 >

甄妃——现实如此现实,何必那么现实

更新时间:2016-10-24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康蚂

甄妃——现实如此现实,何必那么现实

个人简历】:姓名:甄氏    朝代:三国    籍贯:中山无极    职业:美容顾问    主要作品:《塘上行》
《塘上行》
  浦生我池中,其叶何离离;
果能行仁义,莫若妾自知。
众品铄黄金,使君生别离;
念君去我时,独愁常苦悲。
想见君颜色,感结伤心脾;
念君常苦悲,夜夜不能寐。
莫以贤豪故,捐弃素所爱,
莫以鱼肉贱,捐弃葱与薤;
莫以麻枲贱,捐弃菅与蒯;
出亦复愁苦,人亦更苦愁。
边地多悲风,树木何蓊蓊;
从军致独乐,延年寿千秋。

  据说甄氏具有跟历史上"四大美女"抗衡的实力,男人见了无不垂涎三尺,心生爱念。这话一点也不夸张,有事实为证。先说第一个事实,曹植曾用世上最肉麻的词赞美过甄氏。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曾画了一幅《〈洛神赋〉图》,这幅画的主要内容说的是,曹植梦见自己与洛神相逢,二人产生情愫,后洛神无奈离去的场景。画中洛神渐渐远去,无限哀怨地看着曹植。曹植在一边静坐,身边侍从站立,草木静止不动,透出一种"此情可待成追忆"的味道。

  顾恺之的《〈洛神赋〉图》就是根据曹植的名篇《洛神赋》画的,《洛神赋》原名叫《感甄赋》,是专门写给甄氏的情诗。曹植在诗中用了"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荣耀秋菊,华茂春松。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……延颈秀项,皓质呈露。芳泽无加,铅华弗御。云髻峨峨,修眉联娟。丹唇外朗,皓齿内鲜,明眸善睐,靥辅承权。瑰姿艳逸,仪静体闲。柔情绰态,媚于语言"等一系列溢美之词全方位地把甄氏的美貌描述得酣畅淋漓,甄妃仿佛成了人间少有的"旷世奇珍"。曹植还用更为肉麻的词句描绘甄氏的动态美:"体迅飞凫,飘忽若神。陵波微步,罗袜生尘……转眄流精,光润玉颜。含辞未吐,气若幽兰。华容婀娜,令我忘餐。"

  此外,曹植说甄氏特会打扮,常常是"披罗衣之璀粲兮,珥瑶碧之华琚。戴金翠之首饰,缀明珠以耀躯"。如此一来,通过诗人曹植"艺术高于生活"的大胆加工,就能让人深深感受到这个甄氏真是美得无以复加,超凡脱俗,简直达到了美丽无极限的地步。


  第二个事实,说甄氏并不是徒有美貌的绣花枕头,还在德智体美劳几个方面均有所成就。甄氏出身不算低,她是中山无极人,汉太保甄邯之后,其父甄逸做过上蔡令,也算是高干子弟。甄氏知书达理,好读书,有极高文学修养。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这无疑为其吸引达官显贵增加了有力的砝码。这些还不算什么,甄氏最厉害的是对礼仪颇有研究。在还未当上妃子之前,甄氏就整天在家里琢磨宫中的礼仪,从走路、微笑、吃饭、谈吐等方面严格要求自己,力争拥有皇宫妃子的仪态万方和母仪天下的尊贵魅力。由此可见,甄氏是个有欲望的漂亮女人,这样的女人一旦得势,必定在男性世界里兴风作浪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甄氏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嫁给皇帝当老婆,如果当皇后困难,当妃子也凑合。总之甄妃是一门心思削尖了脑袋往权势的顶端扎,她似乎意识到,漂亮女人只有和权势匹配,才能体现其存在的价值。为了能当上皇后,甄氏在少女时代就懂得"洁身自好",不跟任何男人来往,将一切可能导致失身的隐患及早地消除在萌芽状态。甄氏家境富裕,加上艳名远扬,甄家的门槛几乎被求亲的人踩破了。无论求婚者何等富有,相貌何等出众,学识何等超绝,甄氏都不为所动。皇天不负苦心人,在苦苦等待之后,甄氏终于等到袁绍的儿子袁熙来求婚,她总算是迈出了当皇后的第一步。嫁给袁熙后,甄氏看到了希望,她想,如果公公袁绍一统天下当了皇帝,等袁绍百年之后必定是袁熙继承皇位,自己不就是皇后了吗?一切皆有可能。想是那么想,但婚后的甄氏过得并不快乐。袁熙常年在外南征北战,夫妻聚少离多,再加上袁熙是个粗汉,不懂风情更不懂得怜香惜玉,甄氏终日郁郁寡欢。情场的失意倒是激发了甄氏那颗骚动已久的诗歌之心。丈夫带兵征战时,甄氏在家创作了大量抒发个人苦闷情绪的"闺怨诗",后被全部收录到了《古诗源》当中。其中的一首《塘上行》最为著名,论功力,此诗不亚于当时任何一位优秀的男性诗人:"浦生我池中,其叶何离离;果能行仁义,莫若妾自知。众品铄黄金,使君生别离;念君去我时,独愁常苦悲。想见君颜色,感结伤心脾;念君常苦悲,夜夜不能寐。莫以贤豪故,捐弃素所爱,莫以鱼肉贱,捐弃葱与薤;莫以麻枲贱,捐弃菅与蒯;出亦复愁苦,人亦更苦愁。边地多悲风,树木何蓊蓊;从军致独乐,延年寿千秋。"

  这首诗里洋溢出女子对丈夫浓烈的思念之情,透露出甄氏对现状的不满情绪,读罢让人不免替这位苦郁的美人哀叹,命运的冷酷无情,让人无所适从。自古诗性也通人性,此诗似乎也预示着甄氏的命途多舛,后来的事实证明甄氏确实是个红颜薄命的女人。后世有人认为这首《塘上行》为曹操所写。其实不然。细读诗作,表达的是作者被冷落的哀愁与悲痛,是阴云密布下的压抑之情,更是哭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的失落。从语气看,此诗愁肠百转,婉约丽行,阴气十足,哪里有曹操刚健峭拔诗风的踪影?虽说诗人曹操偶尔也会多愁善感,但也不至于如此婉约。

  汉献帝建安元年(公元196年),甄氏的公公袁绍在官渡之战中被曹操打得落花流水,从此一蹶不振,后袁绍病死。得理不饶人的曹操一看出头之日到了,举兵乘胜追击,想一举歼灭袁军,最后逼得袁熙带着残兵败将逃往辽西。也许袁熙根本就不爱甄氏,或者是甄氏根本不愿意跟着丈夫过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活,甄氏并没有随夫逃出危城,心甘情愿成了曹军的俘虏。甄氏和袁熙的婚姻也随着一场战争的失败而破裂了。曹氏父子好色,那可是地球人都知道的秘密。当老曹跟小曹同时看到风华绝代的甄氏时,历史上一场关于父子争夺女人的好戏拉开了大幕……

  作为老子的曹操早慕甄氏的美名,看着眼前这位绝色少妇立刻目瞪口呆,顿起纳妾之心。站在旁边的儿子曹丕看出老爸的眼神不对,就上去一把将甄氏拉到怀里,面红耳赤地对老曹说道:"爹地,儿子这辈子没什么追求,就是喜欢美色。今日一见甄氏,立刻就把儿的魂儿夺了去,儿想娶她为妻。望父亲看在儿至今没娶到老婆的分上,就成全了我吧。"曹操毕竟不是一般人,他也不想为了女人父子反目,沉默片刻之后哈哈大笑了几声,说道:"傻儿子,为父哪里是跟你争女人,为父是跟你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,看把你紧张的。儿子你很有眼力,这个甄氏不错,祝你们幸福。"摆平老爸后,曹丕为避免节外生枝,就火速跟甄氏成亲。后曹操死,曹丕当了皇帝,这个甄氏还真的就当上了妃子。但她仿佛就像埋在曹氏家族的一颗炸弹,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。自古红颜多祸水,甄氏这坛祸水就淹到了另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,这就是曹丕的弟弟曹植。

  曹植可不是一般人,自小天赋异禀,博闻强记,十岁左右便能撰写诗赋,赢得曹操及其幕僚的赞赏。其人也是貌似潘安,小伙子那简直是相当棒。曹植对甄氏的钟情跟曹操一样,也是由来已久。曹植从第一次见到这位美丽的嫂子就心生爱慕,但迫于父亲和哥哥的压力不得不把秘密藏在心里。后来这位曹公子,还是找到了机会表明了自己的心意。当时曹操还没死,正忙着轰轰烈烈地干事业,曹丕也忙着当官,只有曹植这个闲人有时间陪这位美丽而孤独的嫂子。放眼看去,两人花前月下,耳鬓厮磨,骑马打猎,玩得不亦乐乎。曹植使出了男人最煽情的一面来讨好甄氏,为她写情诗,为她抚古琴,听她发牢骚,陪她晒太阳。此招一出,内心孤寂的甄氏立马就被征服,唯曹植马首是瞻,二人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。曹植果然是个了不起的情种,甄氏果然是个多情的尤物。

精彩专题

更多相关

关注热点

精彩图文

网友聚焦

关于桃花的现代诗组诗欣赏

关于桃花的现代诗组诗欣赏

所属栏目:诗歌精选

点击次数:210 次

上线日期:2016-04-08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