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 视角 >

蔡琰——改嫁也可以成为时尚

更新时间:2016-10-24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康蚂

蔡琰——改嫁也可以成为时尚

个人简历】:姓名:蔡琰,又名:蔡文姬   朝代:东汉    籍贯:河南    职业:音乐家
  主要作品:《胡笳十八拍》、《悲愤诗》
    《胡笳十八拍》节选
  胡笳本自出胡中,缘琴翻出音律同。
十八拍兮曲虽终,响有余兮思无穷。
是丝竹微妙兮均造化之功,哀乐各随人心兮有变则通。
胡与汉兮异域殊风,天与地隔兮子西母东。
苦我怨气兮浩于长空,六合虽广兮受之应不容!

《悲愤诗》节选
城廓为山林,庭宇生荆艾。
白骨不知谁,纵横莫覆盖。
出门无人声,豺狼号且吠。
茕茕对孤景,怛咤糜肝肺。
登高远眺望,魂神忽飞逝。
奄若寿命尽,旁人相宽大。
为复强视息,虽生何聊赖。
托命于新人,竭心自勖励。
流离成鄙贱,常恐复捐废。
人生几何时,怀忧终年岁。

  诗人蔡琰一生三嫁,命运坎坷。也许这是搞文艺的姑娘共同的特点:敏感多疑,追求自由的理想境界,又自恃才高,最终导致婚姻不幸。但这些似乎跟蔡琰没有直接关系,她的婚姻破裂完全是来自外力,而不是内在的客观因素。蔡琰第一次婚姻可谓郎才女貌,丈夫是当时文坛赫赫有名的青年学者卫仲道,卫家在当时是河东世族。蔡家也不含糊,蔡琰的父亲蔡邕是当时文艺界著名的文学家和书法家,曾官拜左中郎将,又被称为蔡中郎,在上流社会混得不错。蔡琰就更不用说了,著名青年诗人,既博学能文,又善诗赋,还在辩论和音乐方面有所造诣。可以说,蔡琰无论是硬件条件还是软件条件都是非常高的,配卫仲道绰绰有余。

  十六岁的时候,妙龄少女蔡琰嫁给卫仲道。两人经常谈谈文学、时政和诗歌,每次都争论得面红耳赤,但并不会影响感情。卫仲道被蔡琰的才华所折服,心想,我这个老婆真是太有才了,以后还真不能小瞧她。从此,卫仲道加倍疼爱蔡琰,两人相敬如宾,恩爱非常。可惜好景不长,卫仲道得了肺结核,咳嗽吐血,英年早逝。只留下蔡琰一人成为寡妇。这夫妻二人平日里光顾着探讨文艺,享受二人世界,耽误了生孩子。卫仲道死后,公婆就见机说蔡琰是个扫把星,克死丈夫,又说蔡琰是光会打鸣不会下蛋的老母鸡。这种恶意的人身攻击蔡琰当然无法忍受,心高气傲的她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回了娘家,至于房契啊存折啊她也没放在眼里。名节大于一切,这就是诗人的气节,谁敢不服?蔡琰的父亲一看姑娘被赶回来,发了几句牢骚也就没了下文。蔡琰的第一次婚姻宣告失败。


  蔡琰第二次婚姻与其父蔡邕的死有关,而蔡邕的死则与另一个人有关。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董卓。董卓成功上位之后,迅速笼络了一帮马仔为其效力,这些马仔可不是一般的马仔,都是在当时很具影响力的马仔。比如笼络吕布,是看重了他的武力。笼络李儒,是看重了他的策略。笼络王允,是看重其在官场中的声望。笼络蔡邕,则是看重他在学术界的大哥地位。为了收买蔡邕,董卓将其一日连升三级,三日周历三台,后来还封他为高阳侯。条件可谓相当丰厚,蔡邕动心了,死心塌地跟了老董。后来老董被马仔吕布诛杀,蔡邕受到牵连,蹲了大狱,不久驾鹤西游。蔡邕死后,蔡家树倒猢狲散,二十几岁的蔡琰流离失所。铺垫到这里,终于引出蔡琰的第二桩婚姻了。

  当时东汉版图很大,下设各个州县,每个地区都有专人负责。但有些地区由于人力不足的原因导致疏于管理和局面混乱。比如并洲地区自刺史丁原进京开始,东汉就逐渐失去了对这个区域的控制。当时的南匈奴自从归顺汉朝后,汉朝就允许其在并洲休养生息,聪明的南匈奴借助这个时机南下抢掠。他们除了抢掠金银珠宝之外,还抢掠美女。这个完全可以理解,当时的南匈奴属于茹毛饮血的游牧民族,没见过什么世面。整日面对的又是本民族那些壮得像牛的双颊红润皮肤粗糙的姑娘,早就看腻了。所以乍一见到汉朝的细腰姑娘,一下子就傻了,先抢几个回去耍耍再说。蔡琰和许多姑娘被掳,被带到南匈奴。蔡琰被左贤王一眼相中,还纳为王妃,在荒凉的塞外一住就是十二年,还生了两个儿子。蔡琰确实是个美女,至少在匈奴眼里是美女,否则不会在众多汉朝姑娘中脱颖而出。要知道由于语言问题,这些被掳去的姑娘们根本无法和对方沟通,判断一个姑娘的"好坏"只有相貌,这种直观的标准更能证明蔡琰是美女。在南匈奴生活时期,蔡琰没有荒废艺术创作,凭借着少年时代打下的学识基础,她学会了吹奏胡笳,还学会了匈奴语。这为她写就名篇《胡笳十八拍》做好充分的准备,《胡笳十八拍》是蔡琰在匈奴之地的真实生活写照:

  我生之初尚无为,我生之后汉祚衰。
天不仁兮降乱离,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。
干戈日寻兮道路危,民卒流亡兮共哀悲。
烟尘蔽野兮胡虏盛,志意乖兮节义亏。
对殊俗兮非我宜,遭恶辱兮当告谁?
笳一会兮琴一拍,心愤怨兮无人知。

  戎狄逼我兮为室家,将我行兮向天涯。
云山万里兮归路遐,疾风千里兮扬尘沙。
人多暴猛兮如虺蛇,控弦被甲兮为骄奢。
两拍张弦兮弦欲绝,志摧心折兮自悲嗟。

  越汉国兮入胡域,亡家失身兮不如无生。
毡裘为裳兮骨肉震惊,羯膻为味兮枉遏我情。
鼙鼓喧兮从夜达明,胡风浩浩兮暗塞营。
伤今感昔兮三拍成,衔悲蓄恨兮何时平?

  无日无夜兮不思我乡土,禀气含生兮莫过我最苦。
天灾国乱兮人无主,独我命薄兮没胡虏。
殊俗心异兮身难处,嗜欲不同兮谁可与语?
寻思涉历兮多艰阻,四拍成兮益凄楚。

  雁南征兮欲寄边心,雁北归兮欲得汉音,
雁飞高兮渺难寻,空断肠兮思音音。
攒眉向月兮抚雅琴,五拍泠泠兮意弥深。

  冰霜凛凛兮身苦寒,饥对肉酪兮不能餐。
夜间陇水兮声呜咽,朝见长城兮路杳漫。
追思往日兮行李难,六拍悲兮欲罢弹。

  日暮风悲兮边声四起,不知愁心兮说向谁是?
原野萧条兮烽戍万里,俗贱老弱兮少壮为美。
逐有水草兮安家葺垒,牛羊满野兮聚如蜂蚁。
草尽水弱兮羊马皆徙,七拍流恨兮恶居于此。

  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?为神有灵兮缘何处我天南海北头?
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?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?
制兹八拍兮拟排忧,奈何曲成兮心转愁。

  天无涯兮地无边,我心愁兮亦复然。
人生倏忽兮如白驹之过隙,然不得欢乐兮当我之盛年。
怨兮欲问天,天苍苍兮上无缘。
举头仰望兮空云烟,九拍怀情兮谁与传?

  城头烽火不曾灭,疆场征战何时歇?
杀气朝朝冲塞门,胡风夜夜吹边月。
故乡隔兮音尘绝,哭无声兮气将咽。
一生辛苦兮缘离别,十拍悲深兮泪成血。

  我非贪生而恶死,不能捐身兮心有以。
生仍冀得兮归桑梓,死当埋骨兮长已矣。
日居月诸兮在戎垒,胡人宠我兮有二子。
鞠之育之兮不羞耻,悯之念之兮生长边鄙。
十有一拍兮因兹起,哀响缠绵兮彻心髓。

  东风应律兮暖气多,知是汉家天子兮布阳和。
羌胡蹈舞兮共讴歌,两国交欢兮罢兵戈。
忽遇汉使兮称近诏,遗千金兮赎妾身。
喜得生还兮逢圣君,嗟别稚子兮会无因。
十有二拍兮哀乐均,去往两情兮难具陈。

  不谓残生兮却得旋归,抚抱胡儿兮泣下沾衣。
汉使迎我兮四牡腓腓,号失声兮谁得知?
与我生死兮逢此时,愁为子兮日无光辉,
焉得羽翼兮将汝归?一步一远兮足难移,
魂消影绝兮恩爱遗。
十有三拍兮弦急调悲,肝肠搅刺兮人莫我知。

  身归国兮儿莫之随,心悬悬兮长如饥。
四时万物兮有盛衰,唯我愁苦兮不暂移。
山高地阔兮见汝无期,更深夜阑兮梦汝来斯。
梦中执手兮一喜一悲,觉后痛我心兮无休歇时。
十有四拍兮涕泪交垂,河水东流兮心是思。

  十五拍兮节调促,气填胸兮谁识曲?
处穹庐兮偶殊俗。愿得归来兮天从欲,
再还汉国兮欢心足,心有怀兮愁转深。
日月无私兮曾不照临。子母分离兮意难任。
同天隔越兮职商参,生死不相知兮何处寻?

  十六拍兮心茫茫,我与儿兮各一方。
日东月西兮徒相望,不得相随兮空断肠。
对萱草兮忧不忘,弹鸣琴兮情何伤?
今别子兮归故乡,旧怨平兮新怨长!
泣血仰头兮诉苍苍,胡为生我兮独罹此殃?

  十七拍兮心鼻酸,关山阻修兮行路难。
去时怀土兮心无绪,来时别儿兮思漫漫。
塞上黄蒿兮枝枯叶干,沙场白骨兮刀痕箭瘢。
风霜凛凛兮春夏寒,人马饥豗兮筋力单。
岂知重得兮入长安,叹息欲绝兮泪阑干。

  胡笳本自出胡中,缘琴翻出音律同。
十八拍兮曲虽终,响有余兮思无穷。
是丝竹微妙兮均造化之功,哀乐各随人心兮有变则通。
胡与汉兮异域殊风,天与地隔兮子西母东。
苦我怨气兮浩于长空,六合虽广兮受之应不容!

  这首《胡笳十八拍》是一篇长达一千二百九十七字的骚体叙事诗,全诗一百零八句。明朝人陆时雍在《诗镜总论》中说:"东京风格颓下,蔡文姬才气英英。读《胡笳吟》,可令惊蓬坐振,沙砾自飞,真是激烈人怀抱。"遥想当年,天下大乱连年烽火,诗人蔡琰在逃难中被匈奴所掳,流落塞外,在黄沙弥漫中悲苦地度过了十二个春秋。她每日站在沙丘之上紧锁双眉,用美丽的颤音轻轻呼唤心中的大好河山。异乡独旅,无数次看着碧波万顷的草原,看着风沙呼啸而过的大漠,看着黄河岸边阴山旁尽是赤发红颜的"外国人",蔡琰是多么思念远方故国。于是她含泪写下这首著名长诗《胡笳十八拍》。伴随着凄婉的琴声,我们仿佛看到诗人正行走在一条由屈辱与痛苦铺成的长路上……我们仿佛听到诗人告诉我们:做女人难,做名女人难上加难。这首《胡笳十八拍》后来被人谱曲,成为和《十面埋伏》、《梅花三弄》齐名的古典名曲。《胡笳十八拍》也成为世代痴情男女的爱情宝典。跟其他女性不同的是,蔡琰虽然客居"异国",做了别人的妻子,但她并没有就此认命。而是时刻盘算着如何"越狱",如何回归祖国母亲的怀抱,这是她高人一头的地方。

精彩专题

更多相关

关注热点

精彩图文

网友聚焦

关于桃花的现代诗组诗欣赏

关于桃花的现代诗组诗欣赏

所属栏目:诗歌精选

点击次数:210 次

上线日期:2016-04-08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