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 视角 >

古代诗人的修炼故事之顾况、李泌、顾非熊

更新时间:2016-10-24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梅松鹤

        顾况(公元?- 806后 )字逋翁,(隐居茅山后)自号华阳真逸,唐代著名诗人,善画山水。其诗平易流畅,“偏于逸歌长句,骏发踔厉。往往若穿天心,出月胁,意外惊人语,非寻常所能及。”[4]《全唐诗》存其诗四卷[1]。其仿效《诗经》的四言诗《囝》于古朴中流露出强烈的地方色彩和浓郁的生活气息[1][6];《公子行》则是笔锋犀利、出语惊人的难得的讽刺诗[1];六言小诗《过山农家》:“板桥人渡泉声,茅檐日午鸡鸣。莫嗔焙茶烟暗,却喜晒谷天晴。”[1]自然而绘声绘色地由物及人、传神入微,表现了江南山乡焙茶、晒谷的劳动场面。

        顾况是苏州人,唐肃宗至德二年(公元757年)進士及第,“善为歌诗”,在当时颇有诗名。但他喜欢闲逸的生活,结交了一些修道的朋友,其中柳浑和李泌就是比较有名的两个。他和李泌关系很好,并且拜李泌为师,学习“服气之法”,修出了辟谷的功能,“能终日不食”。[2]

        李泌字长源,上六辈的祖父李弼是唐朝的太师。他母亲周氏还是小姑娘的时候,曾有一个叫僧伽的奇异僧人便断言“这姑娘以后要嫁给姓李的,能生三个儿子,最小的那个将要作帝王的老师。”其母怀胎三年后才生下李泌,一生下来头发就已经长到眼眉。李泌七岁时便受到唐玄宗的极度赏识。当时玄宗让张说考试一下李泌作诗的能力。张说便让李泌咏“方圆动静”,李泌觉得很简单,随口成诗:“方如行义,圆如用智,动如逞才,静如遂意。”玄宗大喜,把他抱起来,给他果饵吃,后来送到忠王院呆了两个月才送回家。临行又赏赐他衣物和彩匹,认定他将来必是栋梁之材。李泌一生曾受到玄宗、肃宗、代宗和德宗的重用和恩宠,在关键时刻为他们出过许多主意,为唐代王朝立下过许多大功。[9]

        当李泌还是儿童的时候,身体很轻,能在屏风上站立,能在薰笼上行走。一个有道之士说他十五岁时一定会白日飞升。到了李泌十五岁那年的八月十五日,果然听到室内有笙歌声,时时有彩云挂在院子里的树上。李泌的亲友们就一齐捣蒜泥和韭菜,整了几大桶,等到天乐和奇香传来时,暗中让人登上屋顶,用大勺子向那异音和奇香的来处泼洒,音乐和香味就散去,从此不来了。他在游历衡山和嵩山时, 遇见桓真人、羡门子、安期先生降临,教给他通过服用药物而长生、羽化的道术。从此他便炼习服气之法,经常辟谷不食。他曾经在两天的昏睡中看到自己的元神出窍,并多次遇到神奇卓绝之人和奇异之事。他在德宗治下做宰相时去世。当时有个叫林远的宫中使者,在蓝关旅舍中遇见了李泌。李泌独自骑着马,穿着平常的衣服,说暂时去衡山。林远走了很远的路回到长安,才听说他那时已经死了。唐德宗听说此事后十分悲伤和惊奇,并且说:“李泌先生自己说过,他得辅佐四个皇帝, 然后再升天作神仙,这话现在应验了。”[9]

        在唐德宗时,柳浑曾“辅政”,身居要职,便举荐顾况作了个“秘书郎”的官。后来李泌作了宰相,顾况自己觉得可能会得到一个显要的官职。结果等了很久,最终只稍微升迁了一点,作了个“著作郎”的官。后来李泌去世,顾况大概是受到排挤或者看不惯某些人,便写了《海鸥咏》嘲诮朝中的一些大臣:“我是万里飞来作客的一只鸟,曾经承蒙丹凤借了一根树枝让我栖息。 一旦丹凤飞走了,它所栖息的梧桐树也死了。现在到处都只看到鹞子、老鹰一类的货色,真叫人无可奈何。”[10] 这一首诗引起了一些人的嫉恨,便上书弹劾他,把他贬官到饶州作司户。这类政坛之争,对做官的人来说本是常事,宦海沉浮,谁都可能遇到。但顾况是个喜欢闲散、疏逸的人,不习惯这种你争我斗的氛围,便索性官也不做了,带着全家人到茅山去隐居修道。据称其“炼金拜斗”,修到了“身轻如羽”的状态。还有人说他后来“得长生诀仙去矣”,即修成神仙走了。[2][4]

        顾况修炼的具体情况我们所知甚少。但从他留下的诗歌来看,他在修道的同时也对修佛有着很大的兴趣和深刻的理解。“清心礼七真……壶中无窄处,愿得一容身”[11],这是讲修道的情形,希望自己也象“壶公”一样,修到能随意栖身于酒壶之中。“稽首问仙要,黄精堪饵花”[12],是说唐代修道人盛行的服食黄精的方法。“羡君乘竹杖,辞我隐桃花”[13],提到他的朋友在修炼中出的特异功能,可以骑着竹杖飞行。“处士待徐孺,仙人期葛洪。…… 能依二谛法,了达三轮空。…… 无边尽未来,定惠双修功”[14],这里说到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医学家和修道人葛洪,又同时赞颂了佛家修炼方法。这里的“三轮”即佛教中讲的“三世轮回”的说法。“万法常空灭,无生因忍全。一国一释迦,一灯分百千。永愿遗世知,现身弥勒前”[15],这里就纯粹讲佛家修炼了。“定中观有漏,言外证无生。 色界聊传法,空门不用情”[16],表现出对佛家修炼深刻入微的理解,听起来简直就是佛教真修者的修炼体会。

        史称顾况“性诙谐,不修检操”[2][4]。对于他的诙谐性格,我们还能从他留下的诗中领略到一些。在他已经决心修道以后,当地一位高官曾经许他一个很好的官职。他写了一首诗来作答:“天下如今已太平,相公何事唤狂生。 个身恰似笼中鹤,东望沧溟叫数声”[17]。此诗既巧妙地婉言谢绝了作官之请,以低姿态讲了推脱的理由,同时其中形象的描述不免使人破颜一笑,消除了导致任何一方感到尴尬的因素。又如他的《听子规》:“栖霞山中子规鸟,口边血出啼不了。 山僧后夜初出定,闻似不闻山月晓[18]。”象这样严肃的题目,他自己不一定想作诙谐语,但他奇特的想象和形象的描述仍然给人诙谐的感觉。《远思曲》是他六首悲歌中的一首:“新系青丝百尺绳,心在君家辘轳上。 我心皎洁君不知,辘轳一转一惆怅[19]”。这样奇特的想象实在罕见,即使他真的心中悲痛欲绝,读者的第一个反应恐怕仍然是“妙趣横生”。人的性格或许也是能遗传的吧,因为顾况的儿子顾非熊据称也是“滑稽好辩”[3]。

精彩专题

更多相关

关注热点

精彩图文

网友聚焦

关于桃花的现代诗组诗欣赏

关于桃花的现代诗组诗欣赏

所属栏目:诗歌精选

点击次数:210 次

上线日期:2016-04-08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