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 视角 >

从柳永的名篇《雨霖铃 寒蝉凄切》窥探其婚姻生活

更新时间:2016-10-24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刘黎平
  爱情这东西,虽然是以999朵玫瑰式的浪漫剧拉开帷幕,可最终还是以“和你一起慢慢变老”的现实剧收场为佳。浪漫剧的爱情是天空绚烂的烟花,现实剧的爱情才是泥土上扎实的花草,哪怕是狗尾巴花也好。

  因此,咱们可别尽信那些说的、唱的、写的、演的爱情,尤其是擅长写情感类文章的才子的爱情,他们的感情生活,写的比练的精彩多了,如果用正常人追求常规状态的眼光去看,他们的感情世界可能很不堪。

  大宋词坛第一多情才子柳永,最让人传唱的爱情名章是《雨霖铃 寒蝉凄切》,千里烟波,晓风残月,与子执手,泪眼相看,何等情深,然而,这背后的不堪,却是常人所不知晓的。

  悬疑:

  相看泪眼 无语凝噎

  后面是否有感情危机

  爱情,一定要秀,才看得见,才让人赞叹,尤其是名流的爱情。在现代社会,用综艺节目来秀,用走红地毯来秀,没有现代化传播手段的社会,用诗歌来秀,用词曲来秀。

  柳相公——柳永的本意未必要秀,但他的《雨霖铃 寒蝉凄切》却让这场离别版本的爱情秀上千年,此次爱情离别秀发生在宋真宗咸平六年,即公元1003年,距我写稿的年份恰好1009年,恰好也是清秋。

  良辰好景虚设

  天气在作秀,一场暴雨刚歇,“骤雨初歇”,有些凉意,气候的凉意渗透到自然界的动物,因此寒蝉也在作秀,它为了离别的人儿,凄切地吟唱,“寒蝉凄切”。

  场地也被安排来作秀:古路长亭,这道布景,被及时地搬上了离别的舞台,布景师还给用来饯别的长亭,笼罩上一层暮色,“对长亭晚”。

  交通工具也在作秀,大宋汴梁城外港口码头的“兰舟”,却在留恋的气氛中催促人出发,越是催促,越是不舍,“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”好,天地都在为你们的离别作秀,作秀的人儿,快快出来吧。

  离别的痴男怨女登场作秀了,怎么做呢?手拉着手,眼对着眼,手里握着的是当下的体热,眼里饱含的是未来的离情,亲,说点什么吗?最好的作秀就是不说,而且还要喉头梗塞,欲说不说,效果最佳,于是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”。这真的有点像以明星夫妻为主角的综艺节目里的恩爱秀,感动秀:执手,泪眼,无语,拥抱,抽泣……只不过柳永的离别秀引爆了千年的泪点,而明星夫妻秀只能引爆当晚黄金时间的泪点而已。

  说到这里,要插入一点典故,从教材到辞典,都说这是柳相公与女朋友离别时的写照,但是我最近读到薛瑞生《乐章集校注》,此书有一个观点:这是柳相公与柳娘子的一次暂别。分别的女主角不是青楼美眉,却正是明媒正娶的柳夫人。看看人家的考证,还是有些道理的。

  从离别时地来分析此次离别秀。地点是在大宋都成汴梁城外的码头,时间是1003年清秋。离别的男主人公——柳永,虽说是福建人,出生在山东济宁,却是在汴梁城度过自己的青少年时代,进入自己的婚姻时代。

  1001年左右,柳永在汴州娶妻,婚后大约第三年,前往杭州,此时的柳永,不过十七岁,还未成年呢,在情场估计羽翼尚未丰满,纯心尚未变成花心,此时前来送别的,应该是家中原配:柳娘子。

  瞧瞧这小夫妻离别,才多大点的事,有点文化就不同,驱策眼前的清秋暮色作秀还不够,还要驱策宽阔的长江中下游地域(即词中的“楚天”)来作秀,千里的烟波,沉沉的暮霭,都低低地垂下,和人一样凝噎,“念去去、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”

  不仅驱策广阔悠长的空间作秀,还要驱策未来的风景来作秀,把酒后醒来的风光用作离别的布景:“杨柳岸,晓风残月”。

  可以作秀的因素都使用完了,最后还要表决心:亲,在没有你的岁月里,所有良辰美景因为没有你,而形同虚设,千种风情因为没有你,我也懒得跟人去说,路边的野花我没心思采,“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”

  这是一次最成功的爱情离别秀,感动千年。然而,我们知道,名流的爱情秀之后,往往是分手危机的潜伏,柳永与柳夫人的爱情,在美丽动人的离别秀之后,是不是也有感情危机呢?

  解密:柳永在词作中承认与老婆有感情危机

  还是顺着薛瑞生老师的思路去剖析柳永的爱情心理,要承认,这不是我个人的发现,我只是将学者的发现用文学的笔法去演绎。

  柳永估计是在1001年结婚,妻子美艳且贤惠,后人的口水不能做证据,还是用柳永自己的话来证明吧。柳娘子很美艳,身材好:“宫腰纤细”,“如描似削身材”;很妩媚,“举措多娇媚”,“占得人间,千娇百媚”;冰雪聪明:“兰心蕙性”;体贴:新婚之夜,怕夫君应酬太累,不图自己快活,却先叫配偶休息,“与解罗裳……却道你但先睡”。

  柳永反省婚姻生活

  瞧柳才子把他娇妻夸得跟什么似的,从善良的文艺大叔的角度出发,我宁愿相信柳才子的描绘是真实的,柳娘子人美,气质好,善解人意,至少,还找不出说柳娘子长得不堪的反面证据。作为一个文艺青年,或者一个文艺大叔大婶,你一定要相信美好,如果不相信美好,就没有文学,甚至没有世界,请各位谨记。

  然而,无论是才子还是草根,无论是古人还是今人,婚姻似乎都有一个瓶颈期,这个时期是不是出现在婚后两三年,还不到七年之痒的时段呢?

  婚后二三年,柳永夫妻的感情出现裂缝了,还是用当事人的文字来说话吧。且说柳永与妻子分别,在前往杭州散心的途中,开始冷静地思考这些年来夫妻二人的感情经历和生活经历,他大有感慨,谱了一首新曲,名为《驻马听》,对这些经历做了简要的总结。

  首先,他认为这三年的婚姻生活还是以恩爱为主调的:“二三载,如鱼似水相知”。幸福的日子总是雷同的,所以一笔带过。

  接下来,便是婚姻生活的纠结:柳才子认为,问题出在老婆的性格上,柳太的性格实在是太不好伺候了,尽管柳才子对老婆多爱多怜,百依百顺,“深怜多爱,无非尽意多随”,可是单方面的积极举动并未换来对方的积极互动,娘子十分任性,放纵性情,也实在太过了些,“恣性灵,忒煞些儿”,恣意使小性子,太甚了些。当然,为尊重女性,我在这里要声明一点,因为没有柳太方面的陈词,因此无法断定是不是因为她太任性造成婚姻感情危机。

  最后,柳永相公对婚姻的走向,夫妻二人感情的发展,做了悲观的预测,他认为二人的感情而今“渐行渐远,渐觉虽悔难追”,感情的两条线越来越远,失去交集,心里后悔,却也追不回过去的状态了,真所谓相爱容易,相处太难。就算日后回来重聚,也难以旧情复燃,二人再也回不到从前:“纵再会,只恐恩情,难似当时。”

  最大的悲情是,想回到过去却回不去,感情没了就是没了,而且这和柳永的花心无关,当时的柳永似乎还不曾是青楼贵宾。

  恋人分手,夫妻感情破裂,是无法量化的,你永远也弄不清楚爱情在什么时候掉链子了,你们彼此什么时候不相爱了。

  心细如发的柳相公也没能追查到这一细微的变化,他在南下途中写下《八六子》,细致地描摹了这种面对感情坏死,却无法诊断病因的无奈心态:“漫悔懊,此事何时坏了?”什么时候“坏了”?也许是一个眼神,也许只是一次生气,也许只是……坏了就是坏了,找不出病因,寻不到良方,这就是爱情。

  从柳永一路的反思,追悔和无奈,我们可以大胆地判断当初在汴梁渡头别离的缘由:小两口进入了感情和婚姻的瓶颈期,没有办法补救,那就先分手一段时间,等两人想清楚了再做决定。

  柳娘子抑郁而亡

  问题是所有世纪都共有的,但解决办法是不同的。在一千多年前的那个时代,不能分居,不能友好分手,再各自找另外一半,那么,就让男方出去散心旅游,女方这里,却只能憋在家里。却憋出病来,等柳永散心三年归来,柳太已病重,撒手而去。

  想象一千多年前的那个孟秋之暮,一对仍然相爱,却无法相处的夫妻,约好暂时友好分开,让时间和空间去解决问题,期盼爱能重来,结局却是“暮霭沉沉,良辰美景虚设”,那种无奈,岂止是分手不舍而已,里面因为爱情组织的坏死而无奈,而期盼复活的心情,我们能解读得懂吗?

精彩专题

更多相关

关注热点

精彩图文

网友聚焦

关于桃花的现代诗组诗欣赏

关于桃花的现代诗组诗欣赏

所属栏目:诗歌精选

点击次数:210 次

上线日期:2016-04-08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