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 视角 >

古词今解之柳永《望海潮》

更新时间:2016-10-25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柏桦
  “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,钱塘自古繁华。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参差十万人家”,柳永《望海潮》开头过后,又以“云树绕堤沙。怒涛卷霜雪,天堑无涯”另起一个层面,我们也跟随他的视线从城内来到郊野。这正是钱塘八月观潮的时节,也恰恰应了《望海潮》这个词牌的本意。

  “……波涛浚流,沉而复起,因复相还。浩浩之水,朝夕既有时。动作若惊骇,声音若雷霆,波涛援而起,即钱塘江潮。”(《茶香室丛钞一•卷十五•〈子胥水仙〉条》)“依自然环境看,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。因为钱塘江入海口呈喇叭形,江口大而江身小,起潮时,海水从宽达一百公里的江口涌入,受两旁渐窄的江岸约束,形成涌潮。涌潮后又受江口拦门沙坎的阻拦,波涛后推前阻,涨成壁立江面的一道水岭……”这正是柳永笔下“无涯”之“天堑”,它与前面的“形胜”又刚好形成互文照应,继而连番烘托出杭城的奇伟。钱塘潮这一“怒涛卷霜雪”的景观若激电奔雷之震荡,人间岂有它事可与之争雄?

  写罢威仪的钱塘潮,柳永又翻转一笔,再次流连杭州城的繁华:“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竞豪奢。”“珠玑”与“罗绮”皆妇女用品,最能代表精致与华丽的日常生活。在此,我们完全可以感受到杭州市民普遍的富足与自豪。

  他们“只要有钱,便可在家具、穿着、美食和娱乐诸方面满足其高雅精致的趣味。在城的中心有一些专门经销高档产品的店家,其间琳琅满目地陈列各种货物,有的产自中国各地,也有来自南海、印度和中东的。”的确,鲜衣美食在南宋的杭州可谓殚极精侈,甚至精侈到颓废,单就一个食字便可见其豪奢颓废之程度。且不说宫中璀璨纷呈的食品,就连一般市民对于饮食起居也达到了审美的最高境界,仅平日所吃饭菜便高达五百多种(可参见《梦粱录•卷十六》、《武林旧事•卷六•市食》、《都市记胜•食店》等)。

  在《梦粱录•卷十六•分茶酒店》一节所列浩瀚的食单中,有一种食品名叫橙酿蟹,其实是蟹酿橙。其制法的想象力及优雅唯美之品位可谓登峰造极:先将黄熟的大橙子,截顶,去瓤,只留下少许汁液,再以蟹黄、蟹油、蟹肉放入橙子里,继而又用截去的带枝的橙顶盖住原截处,放进小甑内,用酒、醋、水蒸熟后,用醋和盐拌着吃。这种橙酿蟹,不仅鲜且香,而且还能使人进一步领略到美酒、菊花、香橙、螃蟹色香味交融一处的秋日之氛围。

  说到氛围,又要说到前面那“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”般的饮食环境。“借临安园林设计之精华,在厅院廊庑上排列小小阁儿里呈‘吊窗’,‘吊窗之外’移来花竹,再‘垂帘下幕’,使‘阁儿’掩映在纱壁稠帷之后,摇曳秀影之中,潇洒似画,犹如花苑。市民光临此处无不心旷神怡,还可以呼唤妓乐歌唱助兴,而且随时任意点要自己喜欢的食品,如没有的,食店老板可命厨子‘应手供造品尝’,以使食店一味不缺。”

  精致到绝望之后,也讲究单纯,而单纯依然透出唯美的色彩,如另一种食品酥琼叶便是如此娴静地制出:先将宿蒸饼薄薄切就,涂上蜜或油,就火上炙,地上铺着纸散火气。炙好后,非常松脆,有止痰化食之功效。诗人杨万里曾专门写诗赞叹这种食品:“削成琼叶片,嚼作雪花声。”

  写完城市的奢侈,柳永便直接抵达妩媚的西湖了。“重湖迭巘清嘉。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”“重湖”指西湖有内湖外湖之别趣,“迭巘”却指湖边的山岭重迭参差,这正应了“湖中有湖,山中有山”这一“清嘉”之紫色。这就是令人无言并失语的西湖。一年四季,春、夏、秋、冬,柳永就此坦然一笔将杭州的秋景、夏日翩翩写来,轻松从容,并不着力,而四时风光恍如都在目前了。说起西湖,不仅让人想到教坊酒楼流连的柳永,也让人想到白居易“江南忆,最忆是杭州。山寺月中寻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头”。以及“若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”的苏东坡,明末“梦寻西湖”的张宗子。

  时间依然在宋朝,大约1086至1093年间,苏东坡曾几次奏请皇上拨款,为的是重修西湖,以期回到唐代的风貌。他曾说:“西湖如人之眉目,岂宜废之?”(《梦粱录•卷十二•西湖》)但无论如何,在柳永眼中,西湖有不变的日常之美:“羌管弄晴,菱歌泛夜,嬉嬉钓叟莲娃。”日以继夜的欢乐飘荡在西湖的水面上。而这样的生活在《梦粱录•卷十二•湖船》中同样有记载:“又有小脚船,专载贾客妓女、荒鼓板、烧香婆嫂,扑青器、唱耍令缠曲,及投壶打弹百艺等船,多不呼而自来……若四时游玩,大小船只雇价无虚日……船中动用器具,不必带往,但指挥船主一一周备……更有豪家富宅,自造船只游嬉,及贵官内侍,多造采莲船,用青布幕撑起,容一二客坐,装饰尤其精致。”

  之外,“又有成群结队的小船,装载着个中货物往来于南北湖面,菜蔬、水果、鸡儿、螺头、时花、美酒、羹汤、茶果……无所不包,应有尽有。再者,在离湖岸不远的水面,小钓鱼船正在垂钓……”那垂钓的人或许就是“钓叟”,而那船上的“莲娃”却是采莲姑娘,她想必也将去陪伴湖船上的游客饮上几壶花雕酒哩。不仅百姓的生活如此雅致闲逸,文官或商人们的生活更是“竞豪奢”了。

  据《挥尘录》记载,东坡任官杭州时,一有闲暇(其实几乎天天都有闲暇)必邀众多文人雅士作西湖游。清早泛舟,选山水最佳处吃早饭。早食之后,又让各位客人乘一只船,选出队长一人,各领几位妓女随意去风景中玩乐。午饭后再敲锣集合一处,众人齐登上望湖楼、竹阁等处再行宴乐,直到深夜一二鼓。此时的杭州城内同样是“夜市千灯早碧云,高楼红袖客纷纷。”普通人的夜生活也开始了。恰在此时,东坡一行正高举烛光归来。杭州城骚动了,群众云集、夹道围观。但见东坡与众妓女华服纵马、鱼贯而入,其异香之袭人,恍若仙界来客也。

  又据《鹤林玉露》记载,这首词是柳永献给当时驻节杭州的两浙转运使孙何的。我们还可从《宋史.孙何传》中看到孙何当时是一位颇为风雅勤政的地方长官,“何乐名教,勤接士类,后进之有词艺者,必为称扬。”为此,柳永这位民间诗人为他唱一点颂歌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快事。此诗最后五句均属对孙何的鼓吹与祝福,读来同样不亦快哉:“千骑拥高牙。乘醉听箫鼓,吟赏烟霞。异日图将好景,归去凤池夸。”

  “高牙”为军中大旗。《封氏见闻记》中说,掌武备的官员,因为“像猛兽以牙为卫,故军前大旗谓之牙旗。”而牵骑簇拥的大型牙旗,正是孙何威武堂皇之写照。而“乘醉听箫鼓”却是说说孙何下班后游冶时的洒脱与文雅。而“吟赏烟霞”又说他能流连光景,吟咏风月,是一个懂得诗之妙处的人。古人所谓的一张一弛文武之道,看来都包拢在孙何这一身了。“图”乃动词,柳永的意思是将来孙何可将杭州的美丽繁华之风景画成国画。“凤池”是“凤凰池”的简称,它指的是中央最高行政机关中书省。而“归去凤池夸”是说孙一朝升迁至中央去做大官,可顺便把已画好的杭州美景一并带去,到时正好与中书省的其它官员共同欣赏。

  (摘编自香港《大公报》 文/柏桦)

精彩专题

更多相关

关注热点

精彩图文

网友聚焦

关于桃花的现代诗组诗欣赏

关于桃花的现代诗组诗欣赏

所属栏目:诗歌精选

点击次数:210 次

上线日期:2016-04-08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