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 视角 >

与时俱进的八十高龄老头郑愁予(钱江晚报访谈录)

更新时间:2016-10-24    来源/发布:shiwenwang.com    作者/编辑:诗文网

  与时俱进的八十高龄老头郑愁予(钱江晚报访谈录)诗文品读网整理

  目眇眇兮愁予。

  十来岁时,他读到《楚辞》里的这句话,把笔名“青庐”改成了“愁予”。郑愁予,上世纪50年代的台湾诗坛上,多了一个年轻诗人。

  “是谁传下诗人的行业/黄昏里挂起一盏灯”,18岁;“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/我不是归人,是个过客”,21岁。这些名句,我们都太熟悉了,可是,它们居然诞生得那么早。郑愁予几乎没有经过练习阶段,就熟练地踏入了诗人生涯。而当余光中们红遍大陆之时,他却又悄然去了美国学写作,当老师,近乎被人淡忘。

  似乎是多年来与热闹景致保持一份若即若离,郑愁予身上,有着天然的随性。他戴茶色眼镜,穿条纹衬衣。这个每天都坚持锻炼的老人显得很精神,声音也是播音员的标准,悠扬宏亮。明明在说诗,他突然唱起了新疆民歌《我等你到明天》,歌词就抄在小纸条上,塞在衬衣的小口袋里。

  “你看,我现在都把诗写在手机里。”他高兴地晃着手机,熟练地点开,慢慢往下滑,30首诗歌,一字一句打在备忘录里,这是他最近写的。

  八十写诗,不是什么问题

  记:您现在写诗,都记在备忘录里吗?

  郑:写诗不是一首诗完整地写出来,而是要记那些情绪,你不记下来,过段时间很快就忘记了。诗和梦境非常相似,梦境是潜意识造成的,你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,就是因为许多事物场景留在你的潜意识里。

  我不喜欢人家说,诗要跟古典结合,就要用毛笔写,这是完全不懂诗是什么,那只是把诗弄得匠化了。比如,有人说要“封笔”,那是太看重自己了,觉得用笔写出来的东西才是经典吗?我不会这样做。

  记:您今年81岁了,写诗的频率还是很高,是特意保持这种状态吗?

  郑:古代人80岁还在写作的,有陆游。我前几年去酒泉玩,很多人为我过80岁生日,讲了很多祝福的、好听的话,我都照单全收,只有一个词:万寿无疆,我不收。这是说给皇帝听的。我还不到80岁的时候,就有人在炒作,说我80岁生日快到了。我本来还想装年轻的,结果个个都知道我80岁了。余光中给我写了短信,他比我还大几岁,所以现代人80岁写诗不是什么问题。

  记:现在创作的感觉,和过去相比有什么变化?

  郑:年轻的时候,我写的诗很即兴,看风景,看人情,都有可能写成诗。所以,我觉得过去自己的诗歌是“游世”的诗,比较罗曼蒂克。而这几年写的诗,我称为“济世”的诗。

  记:“游世”很好懂,我记得有人说您是“浪子诗人”。“济世诗”,怎么理解?

  郑:这个称谓就出现在“游世”的时代。但说这句话的人,不怀好意,我可以做游子诗人,但一定不做浪子诗人。浪子给我的感觉,就是背弃自己的女人到外面去浪荡,我不是。

  我在山东济南出生,乳名“济发”。一开始,我蛮讨厌这个名字的,总觉得“发”是与“发财”联系在一起,我讨厌发财。后来父亲告诉我,这个“发”是“出发”的发,而“济”更是一个好词,是走进人群,用你的慈悲心去救济他们。

  所以,当我年纪慢慢大了,当生命很成熟,看见了世上的灾难、隐忧,我想写点诗出来,用微薄的力量,帮助别人,使他们快乐。所以,现在有大学校庆了,希望我写诗,我来者不拒,能让大家快乐,为什么不行呢?

精彩专题

更多相关

关注热点

精彩图文

网友聚焦

关于桃花的现代诗组诗欣赏

关于桃花的现代诗组诗欣赏

所属栏目:诗歌精选

点击次数:210 次

上线日期:2016-04-08

主页- 范文- 文化- 学习- 历史- 生活- 爱好- 收藏- 体育- 武术- 综合
Copyright @ 2011-2019 实文网 online services. Security support by shiwenwang.com